關於部落格
  • 1278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另一種人生外傳漫長的愛著你 上.下

第一章

龍笑認識龍慧,是在龍慧剛從蛋裡孵出來的那一天。
龍慧剛出生的時候,全身黏答答的,淡藍色的龍身有點透明,身體只有人類兩個拳頭那麼大,在冰霜巨龍裡算是中等的大小,但是跟其他的龍族相比,就小了很多。
龍族的出生率很低,因此雖然龍笑已經出生了很漫長的一段時間,但是有機會親眼看見小龍出生這還是第一次,當然,這也是因為龍慧的父母突然有事情,沒辦法照顧自己的孩子,才會讓他有機會看見,不然龍族對自己孵化中的孩子看得很重,常常就連族裡的長老都不給接近。
小小的龍慧眼睛很努力的睜開,原本龍笑在想有沒有可能,這隻小龍看到的第一隻龍會是自己,結果龍慧的母親正好就趕了回來,讓他失去了這一次試驗的機會。龍笑打從心裡感覺到可惜,他是一隻冷漠的龍,但是在看到龍慧的第一時間裡,他居然覺得,如果這一個小小的生物能用軟軟的聲音喊他,會是一件多麼可愛的事情。
小龍的父母親趕回來,那麼他就沒有繼續留下的必要,所以在小龍睜開那一雙眼睛之前,他離開了冰霜巨龍的洞穴,回到自己的地方休息。
後來再一次看到龍慧,是龍慧十歲的時候。
會隔那麼久的時間是因為龍族的聖地裡有工作要做。那時候剛看見龍慧的出生沒多久,正好就輪替到龍笑幫忙,聖地的工作一次輪替就是十年,十年後龍笑從聖地裡出來,看到龍慧時,龍慧已經從人類兩個拳頭的大小變成跟小狗一樣大,會跑會跳也會用軟軟的聲音講話。
他一眼就看出來這是當初他看著出生的那隻小龍,雖然身上的龍鱗顏色稍微深了一點,是淺淺的銀藍,飛在半空中的身子依然搖搖晃晃,但是他就是立刻認出了龍慧的身分,所以他靜靜的站著,直到小龍發現他的存在。
小小的龍嚇了好大一跳,平常這一條他練習飛行的路上都不會有龍經過,雖然年紀還小,但是他覺得自己飛行的笨拙模樣要是讓其他龍看見是很丟臉的一件事情,所以他都自己找地方練習,這個地方他練習了好幾次都不曾有龍經過,怎麼今天突然出現這麼大的一隻龍?好大好大,他看過龍族的其他黑龍,可是沒有一隻這麼大,那雙黑色的眼睛冷冷看著自己,好像他只要翅膀多搧一下,他就會用冷酷的視線射死自己一樣。
不想承認自己很害怕,但是他的確是很害怕,所以小心翼翼的搧著翅膀,眼淚掛在眼睛裡,快要哭出來又堅決不退一步。
這小東西真可愛。
龍笑忍不住伸手,捏著他在那裡搧啊搧的翅膀。被捏著翅膀的感覺非常不好,龍慧頓時忘記害怕,生氣的用爪子想要抓破龍笑的手,但是年紀小,爪子也短,每次爪子往後面用力抓幾下,胖胖圓圓的身體就跟著在半空中扭呀扭的。
「放開!放開!臭龍龍!臭黑黑!」
龍族小時候其實不怎麼說話,他們喜歡用吼的,所以會用的字彙很少,龍慧氣鼓鼓的想威脅對方放開,但是卻說出讓龍笑捨不得放手的軟軟可愛言語。
「如果我不放開,你想怎麼樣?」
怎麼樣?他想怎麼樣?
幹得好,龍笑的第一個問題就難倒他了。
不管是哪一個種族,人類也好,龍族也好,對待小孩子的方式,無非是不准動那個,不准做這個,這個要吃完,這個要做完,有誰會去問一個小娃娃你想怎麼樣?
龍慧是聰明的龍寶寶,可是這個問題的確是難倒他了,於是他忘記自己的小翅膀還被一隻巨大的龍給拎著,小小的爪子捧著臉很認真的思考這個問題。
龍笑拎著小傢伙,翅膀一振就飛回自己的洞穴裡,黑龍的洞穴跟冰霜巨龍的洞穴環境差異很大,還在深思的小龍寶寶馬上就發現了他正面臨的問題。
他被綁架了!
他被一隻好大好大的黑龍給綁架了!
這個消息實在太過震撼,再加上剛剛他很努力絞盡腦汁卻想不到問題答案的困境,小小的心靈受到打擊,恨不得馬上大哭大叫,可是他又不想要讓黑龍給看見,因此圓圓的藍色大眼睛聚集了大量的淚水,那麼多的淚珠子滾在眼眶裡頭,偏偏就是不讓它掉下來。
要是龍慧大哭大叫大鬧,龍笑可能還不會覺得這隻小龍有多麼有趣,偏偏龍慧就是跟一般的小龍不一樣,明明以為自己被綁架了,明明覺得自己被欺負了,可是還是滾著淚珠子「狠狠」的瞪著龍笑,好像等一下要是龍笑對他做了什麼,他就會邁著那一雙短短的龍腿衝過去用剛冒出來沒多久的小牙齒把他給咬死。
「你叫什麼名字?」
龍慧哼了哼,小鼻子裡噴出冷冷的氣息。
「不告訴我的話,我就把你一口吃掉,可惜有點小隻,填牙縫都有點困難。」
要被吃了?
他真的要吃了他嗎?
滾在眼眶裡的淚珠子終於忍不住,開始大顆大顆的往下落,小身子都有點微微的顫抖,但是一雙眼睛還是努力狠狠的瞪著龍笑看,他決定就算他要吃掉自己,自己也要在最後一刻把臭龍龍的牙齒給踢斷掉。
「說吧!你叫什麼名字?告訴我你叫什麼名字,我就暫時不吃你。」
「龍慧。」奶聲奶氣的聲音很委屈的說著,視時務者為俊傑,龍慧雖然這時候還不太懂得這句話是什麼意思,但是聰明的小腦袋卻知道,能拖一點時間是一點,這樣說不定就有其他的大龍可以來救他。
「龍慧嗎?聽起來不錯。」很適合小傢伙,小傢伙看起來就讓人覺得以後一定會很聰明。
「當然,我的名字,最好聽了!」聽見龍笑的稱讚,頓時忘記目前的敵我關係,剛剛還瞪得很圓的眼珠子馬上笑得瞇起來,可愛極了。
龍笑忍不住,伸出舌頭,舔了小傢伙一下。這是龍族對孩子表示喜愛的方式,只是龍慧不太明白,而且龍笑實在是太大隻,他舌頭這麼一舔,龍慧小小的身體瞬間被翻了好幾圈,不但整隻龍頭昏腦脹,而且全身漂亮的鱗片都溼答答。
剛剛還很有骨氣的小傢伙,看見自己漂亮的身體被弄成這樣,一個沒忍住,稀里嘩啦的開始大哭起來,眼淚像不用錢的一樣猛流。龍笑看著大哭的小娃娃,心裡想著應該要安慰一下,但是看見小龍的淚珠子不斷滴到土壤裡,再看看他那被自己龍涎弄溼的身體,想了一下,從自己的櫃子裡取了一些種子出來,然後用尾巴把哭個不停的小傢伙捲起來,在那一片溼答答的地上種下幾顆種子。
要知道不管是龍涎還是龍的淚水都是很難得的滋養物,有些珍貴的植物只在有龍涎跟龍淚的土地上生長,怎麼可以白白浪費?口水吐就有,但是龍的淚水卻不是每一隻龍都能擠出來,成龍的淚腺很不發達,而且他們認為哭泣是可恥的,所以想要龍的淚水,只能從龍寶寶的身上取。
被尾巴高高舉起的龍慧傻眼,看著臭龍龍的動作,一張小臉委屈的擠成一團,然後又大哭起來。
臭龍龍!臭黑黑!敢欺負龍慧,一定要咬死你!

然後,接下來就是龍笑(龍慧?)的倒楣日。
龍笑不常出門,這跟絕大多數的龍是一樣的,龍族都莫名其妙的喜歡待在自己家裡數金幣,龍笑數金幣的習慣沒有其他龍族那麼根深蒂固,但是只要他沒事,都是在家裡做自己的事情。
但是他最近比較喜歡出門一點。
喜歡出門的原因就是因為之前遇到的那一隻小龍。
那隻小龍現在跟他槓上了,幾乎只要是他出門,有將近百分之百的機會能遇上小龍。
再怎麼巧也不可能每一次都能遇上,所以不用猜也知道那隻小龍八成是一天到晚在家外頭等著他出現。
你看,這不是又看見了?
龍笑一出家門沒有多遠,就看見有一個銀藍色的物體在一棵小樹後面偷偷摸摸,圓滾滾的大眼睛不時從樹後面冒出來,然後又用他最快的速度縮回去。
該說是這個小傢伙聰明還是呆呢?
一般這個年紀的小龍傻得很,連躲是什麼意思都搞不太清楚,如果真的有敵人來襲,八成就只會兩爪往頭上一抱,然後把自己捲成一球,圓滾滾的屁股朝外,一副隨時等待有人去踢一樣。
可是小龍慧比其他小龍聰明,他沒有用這種把自己模擬成球體的方式去躲藏,他很聰明的找了個東西把自己藏在後面,只是,這也是為什麼龍笑不曉得該說他聰明還是笨的原因。
他的確是把自己給藏到了物體後面不讓人看見,可是這物體的大小會不會太……
龍笑看看小龍慧的身高,再看看那一棵用來躲藏的樹的高度,大概就人類成人體型到腰的高度而已,那小龍慧站起來的身高有多高?大概是人類成人體型到腰的高度……可能還矮一點……
所以這棵小樹?勉強可以遮住小龍慧,但是他可以看到樹後面甩呀甩的尾巴,還有微微凸出來的小肚子,唯一算完全遮住的,大概就那顆頭,這還是因為這一棵小樹是屬於比較胖的那一種樹型。
他走到小樹前,停住,小樹後的身體很努力地縮著。
「我可以請問一下,你躲在這裡做什麼嗎?」
輕輕的伸出爪子,輕而易舉的就把小龍慧給提到半空中,跟他大眼對小眼。
被發現了?
小龍慧「驚恐」的看著龍笑,一臉無法置信的表情,他在家裡都已經模擬過了,他有偷偷躲在很多地方試過,族裡的龍都說看不到他啊!為什麼臭龍龍一下子就抓住他了?
「你怎麼發現的?」驚恐的喊著,不過聽起來還是充滿奶味。
「我怎麼發現的啊?」龍笑做思考的模樣。
龍慧點點小腦袋,很認真的看著他等待答案。一般來說龍族對於小一輩的龍所提出的問題都會很樂意回答,這是一種教導,讓龍族可以更平安存活的一種方式,所以從小到大,龍慧有什麼問題,只要是他敢問,還沒有哪一個龍族長輩不願意回答的,因此在他的腦袋裡,臭龍龍也是龍族,所以應該也會回答他的問題。
「為什麼我要告訴你?」
咦?
小龍慧瞪大眼睛,原本菱形的眼瞳都快被他給瞪成圓形,一張龍嘴下巴整個掉了下來,聰明的小腦袋裡充滿了為什麼。
為什麼他要告訴我?
他好像沒想過這樣的問題,可是又好像他是對的,只是以前他問別人,別人都會跟他說啊!為什麼臭龍龍不說?然後還問自己為什麼他要告訴我?
龍笑覺得小龍現在痴呆的模樣也很可愛,所以爪子拎著小龍,又往自己的洞穴前進,不在乎他剛剛其實才從自己家裡出來沒多久。龍都有收藏寶物的習慣,龍笑雖然不像其他的族人那樣「大愛」,但是他承認自己也有同樣的習慣,他一樣喜歡把從外面找到的寶貝往家裡頭放,所以雖然他現在腦中沒有聯想到這件事情,可是他下意識地的確是在進行這一個過程。
他出自己家洞穴也沒多遠的距離,所以一下子就把小龍給「綁架」回家。龍慧不是小呆瓜,發呆了一下之後找不到答案,發現自己正被「綁架」中,於是被拎在半空中的小身體就開始胡亂扭動起來,試圖要從龍笑的手中掙脫,小爪子在半空中揮舞,但是很明顯是在做徒勞無功的行為。
回到洞穴,龍笑放下小龍,小龍馬上一邊拍動小翅膀一邊往外爬。爬出一段距離後,就會被龍笑給撈回身邊,飛出一段路之後,又會被龍笑給捲到眼前,小龍雖然精力旺盛,但是沒多久就累得慘兮兮,一雙眼睛瞪著龍笑,他自以為凶狠的表情其實早就開始淚汪汪。
啊!灌溉作物的時間又到了……
龍笑看他眼淚快要掉出來的那一瞬間,立刻把小龍拎到已經長出幾根綠苗的植物上,說時遲那時快,珍貴的龍眼淚就這樣一滴一滴落到植物的綠苗上,然後龍笑聽見嚎啕大哭的聲音,跟上次一模一樣哭得可憐兮兮,小小的爪子委屈的揉著眼睛,淚水在晶瑩的銀藍色鱗片上滑過,漂亮得不可思議。
冰霜巨龍一族一直都是龍族裡最美的族群,不管是龍形還是人形都有一種炫惑雙眼的美麗。
龍笑看過幾次冰霜巨龍,他也承認他們是龍族裡的美人,但也頂多覺得漂亮而已,對於那比黑龍小許多的體型,他並不覺得實用,雖然冰霜巨龍的鱗片堅硬無比,可是那也只是保護自己不讓利刃或是魔法所傷,要是遇到黑龍這一種類型的,一個尾巴甩出去,是沒辦法傷到多少鱗片,可是內臟要完好無缺恐怕很難。
因此過去對於冰霜巨龍的美,他欣賞,但並不心動。
可是小龍慧不一樣,他的鱗片有著比一般冰霜巨龍還要深一點的色澤,像是海底最美麗的藍晶,但是卻又比藍晶還要絢爛,在光線下會流動著七彩的光澤。
忍不住,將小龍給拎了回來,漂亮的眼睛還在哭著,眼淚沒有開始的時候那麼多,可是一直在一顆一顆滴落。龍笑想了一下,突然間變成人形,將小小的跟狗狗差不多大的龍慧給抱在懷裡,剛剛好可以圈住,像抱著玩偶一樣舒服。
「臭……臭龍龍?」
小龍慧看著眼前的少年,年紀看起來還很小,大概是人類十五、六歲的模樣,可是身高比一些長老變成人形時還要高一點,有著寬寬的肩膀跟厚實的胸膛,一張面無表情的臉很英俊,看起來有一種讓人放心的感覺,十分的陽剛,足夠讓所有人形生物心動。
「要叫龍笑。」
修長的手指抹開龍慧臉上的眼淚,然後在他的下巴軟軟處揉捏了一下,小龍慧被揉捏得很舒服,忍不住半瞇起眼睛,爪子抓住龍笑抱著他的手臂,緊緊的扣著,兩隻腿就這樣放鬆把自己整隻龍給靠上去。
「臭龍龍!」雖然被撓得很舒服,但是他剛剛欺負他的事情他才不會忘記。
「是龍笑。」
「是臭龍龍!」
像是在報復,突然張開口往龍笑撓著他下巴的手指咬下去,小龍的牙齒還沒長齊,不過銳利的程度一點都不輸給那些外面的魔獸,只是在快要咬到龍笑修長的手指時,牙齒幾乎令人難以察覺的頓了一下才咬下去。
龍笑不是一般人,他是一隻龍,一隻以戰鬥見長的龍族,小傢伙的動作他怎麼可能會沒發現?所以他手指連動都沒有動,就這樣讓龍慧咬上去。可以感覺到微微的疼痛,但也只是微微的而已,他變成人形可不代表一身身體也跟人類一樣脆弱,要不是他故意將皮膚給放軟,小傢伙根本不可能咬痛他,甚至他那一口牙齒都不曉得要掉幾顆,但是他知道小龍已經將力氣給放小了一半,牙齒也錯開了最銳利的部分,小傢伙只是想要反過來「欺負」他一下而已,其實根本就捨不得傷害,這樣的小龍,他怎麼可能會不放軟自己?
龍慧得意的咬著龍笑,一雙漂亮的眼睛偷偷的往龍笑的臉上瞥,確定他沒有生氣後,還故意的在龍笑的手上磨牙,不用多久時間就把龍笑的整隻手弄得黏答答的。龍笑看著他得意的表情,心裡笑了起來,被他含住的手指在他的舌頭間、嘴巴裡繞動,按摩著小龍敏感的牙齦,讓小龍舒服得竟然張著嘴巴在龍笑的懷裡睡得打呼嚕。
龍笑抱著小龍躺著,雙眼看著洞穴的頂端,洞穴很高,是為了能讓黑龍如此巨大的身體可以在裡頭活動;洞穴裡鑲了會發亮的珠寶,像這樣躺著往上看,感覺上跟夜裡的天空很像。
懷裡的小龍涼涼的很舒服,龍笑一雙比黑夜還要更黑的雙眼看著洞穴上方,沒有龍清楚他的心裡正想些什麼。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