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278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天師執位II 二 棺財

路,幽深遠長,永無盡頭般的黑暗,她搖搖晃晃地走著,黑瞳中一片茫然,只是下意識按照本能執著地向前走,血從兩腿間慢慢流下,隨著她的行走一滴滴落到地上,不過隨即便消失了痕跡。
前方透來光亮,充滿溫暖和煦的亮,彷彿天堂的方向。
有人攔住了她,她聽到一個溫和磁性的嗓音說:「這不是妳該來的地方。」
過於耀亮的光芒,散亂了她的視線,她木然地說:「我要回去!」
唯一的,執著的念頭。
「執念,果真這麼深嗎?」
男人低頭喃喃自語,隨即挑了下眉,優雅地笑了。「那麼,不如讓我送妳回去,讓一切重新開始?漂亮的女士,願意簽下這份契約嗎?」
輕描淡寫的話語,卻充滿了誘惑,讓人無法拒絕,不,她根本就沒打算拒絕,哪怕這是份跟魔鬼簽訂的契約,她也心甘情願。
「需要讓我付什麼給你?我的靈魂嗎?」
「不需要,反正做這些事對我來說只是舉手之勞。」
男人唇角勾起微笑,伸出手來,像是彬彬有禮邀請女士共舞的動作,卻透著某種詭異的蠱惑,彷彿只要搭上這隻手,就再也無法回頭。
她毫不猶豫地接受了邀請,而後,緊緊攥住男人的手,這一刻,什麼都不想,什麼也都不想去想,大腦的時鐘已經完全停擺,她只記得一件事——回去!
「我願意!」她肯定地做了答覆。
銀芒在話聲落下的同時閃亮,黑色火焰突然騰起,籠罩了相握的雙手,男人微笑說:「契約成立。」
熾焰隱下,她原本慘白的肌膚變回了原有的豔澤,腿間滑下的鮮血停止流動,她茫然四望,發現黑暗陰冷的空間開始逐漸消失,包括那位優雅華貴的男子。
「別妄圖執著妳無法得到的東西,否則,妳再沒有重生的機會。」
男子沒說出下面的話。其實在簽下契約的那一刻起,她就已經失去了重生的機會,但他也給了她永恆的生命,她會一直活下去,前提是——不要太貪心。

第一章
聶行風現在心情很不好,甚至可以說,糟糕透了。
他失去了跟張玄的聯絡,原本以為電話打不通,直接登門拜訪總沒錯,誰知來到張玄的家,卻發現人去樓空,住宅小區裡面停著鏟車和拆解設備,一副拆遷前的景象。
他向小區裡的負責人打聽過後,才知道這裡的房屋即日拆遷,裡面的住戶都搬走了,他這才想起以前曾聽張玄提過拆遷的事,當時沒在意,沒想到不過幾天沒聯繫,他這麼快就搬家了。
那一刻,心情從未有過的慌亂,聶行風立刻打電話給左天偵探社,杜薇薇以為他是客戶,很親切地告訴他張玄這幾天沒來上班,暫時聯絡不上,如果有緊急案子,可以請其他同事做,聶行風回絕了,只留下自己的電話號碼,請她轉告張玄。
來跟張玄會面的興奮心情早煙消雲散,聶行風怏怏不樂地開車往回走,很後悔沒在醒來的第一時間就來找張玄,他是那麼的篤定張玄會一直等著自己,不管多久。
心情似乎又變回了和張玄認識之前的那種頹喪狀態,副駕駛座上放著特意買來的糕點,華麗的包裝此刻看來分外刺眼,聶行風隨便轉著方向盤,在大街上漫無目的地兜風。今天為了跟張玄會面,他特意放了自己一整天的假,本來還懷疑是否夠用,現在卻開始頭痛該如何打發這段無聊的時間。
國道有些堵車,聶行風把車拐進側路線,在從沒跑過的路上轉悠,在一處十字路口前等紅燈時,他隨意向外張望,對流車道一側是個公車站,站牌下立了許多人,一名男子坐在長椅上,閒淡清爽的神情……
張玄!
聶行風心頭猛跳,想再細看時,一輛公車很不湊巧地駛過來,遮住了他的視線。不知道自己是否有看花眼,他急忙把車拐進路邊的停車位,跳下車,從行人天橋上跑了過去。
乘客都已上車,公車緩慢行駛起來,空蕩蕩的站台裡只坐了一個人,乖巧秀美的神情,正是張玄。
「張玄!」
聶行風大叫著幾步奔到張玄面前,張玄手裡拿了個漢堡,剛咬了一口,看到聶行風,愣了愣,站了起來。
「太好了,你沒上車!」
心跳得很快,不過與奔跑無關,那種喜悅歡快的感覺瞬間壓住了最初的低落,一切都是眼前這個人造成的,看著還傻愣愣望著自己的張玄,聶行風很肯定地這樣想。
「……車裡太擠,沒坐上。」張玄眨眨眼,對聶行風天外飛仙般的出現似乎還沒搞清狀況,半天才開口說話。
「有時候車廂擁擠也是件很幸運的事。」聶行風笑了,他真要感謝公車擁擠了,否則差點兒又跟張玄錯過去。
不,也許他根本不用擔心錯過這個字眼,在如此人海如潮的城市裡他們都可以這麼巧的相遇,那麼,他是不是可以自信地想,該相遇的不管怎樣都會相遇,就像他跟張玄之間這種莫名其妙的牽絆?
「……董事長,你在找我?」
招財貓似乎很激動,張玄察言觀色,然後左右看看,想不到有什麼能令他這麼開心。
「我剛才去你家找你,才知道拆遷的事,打你公司電話也說找不到你,為什麼這麼久不給我打電話?」
聶行風剛問完,就看到一對藍色火焰狠狠瞪來,漂亮的淡藍眼眸在怒火下瞬間化成釉藍色,張玄生氣地大叫:「不給你電話?為了找你我手機都打爆掉了!去你公司找你,你裝作不認識我就算了,還叫警察來抓我,現在還倒打一耙,太過分了!」
「我沒有!」他怎麼可能那樣做?不,他絕對不會那樣做。
看看張玄,一個人孤零零地坐在站台長椅上,腳旁那個不太大的行李箱愈發襯托出主人的淒涼,看自己的眼瞳裡浸滿委屈,讓聶行風這一刻也不自覺地認為自己真犯了罪大惡極的過錯。
「你還沒吃飯?」
意料之外的重逢,開心中有份踏實,還有份心疼。聶行風眼神掃過張玄手裡的漢堡,現在已過了早餐時間,不過離午餐還很久,看來小神棍是早午餐二合一了。
「嗯。」
果然,張玄給了肯定的答案,怒火轉回現實中來,想想生氣也沒必要跟自己的胃口過不去,招財貓自動現身,正好可以趁機敲他一筆竹槓,於是問:「你是不是要請我吃飯?」
「想吃什麼?」就算張玄說想吃滿漢全席,聶行風都會毫不猶豫地點頭答應。
午餐搞定了,張玄最開始的一點兒不快也煙消雲散,忙拿起公事包和腳邊的皮箱,笑嘻嘻說:「什麼都行,除了漢堡,這兩天天天吃漢堡,我都膩了。」
「那這個……」
聶行風看看張玄手裡的漢堡,才剛咬了一口,漂亮的小月牙很完美的留在上面。
下一秒,漢堡被塞進了他手裡,張玄笑瞇瞇說:「請你吃。」

半小時後,一家五星級飯店的雅間裡,張玄一邊吃飯一邊將自己這幾天的經歷簡單說了一下。
因為房屋拆遷,他被迫另找住處,通知其實已經下達很久了,可惜他偏偏是那種火上房才想到救急的人,臨時抱佛腳,當然不可能找到滿意的房子,於是先在簡易旅館住了一晚,覺得太貴,昨晚又去喜悅來家借住,不過今天喜悅來的同住人回來了,他沒辦法,就大清早跑出來找租屋,本來還打算實在不行,就去老闆家混日子。
不行!
聶行風立刻在心裡全盤否決,絕不能讓小神棍跑去那個優雅俊秀的偵探社老闆家裡混飯吃,一個胃口不是很大的傢伙,他還養得起。
「你說,你真的沒有交代你的家人還有屬下拒接我電話?把我當詐騙犯看?」
一想到自己被說搞詐騙就火大,經歷說完,張玄開始興師問罪。
「你不信我說的話?」聶行風不快反問。
不被信任的感覺很糟糕,尤其對方是張玄,想到自己那個白痴弟弟亂掛他朋友電話不說,還敢對他隱瞞,聶行風決定了,在之後的幾個月裡把公司所有事務都交給那傢伙打理,讓他好好品嚐一下被工作追著跑的美妙滋味。
聶行風不快,張玄反而開心起來:「那倒沒有啦。」
怎麼說也是自己養了半個多月的招財貓,張玄覺得最低限度的信任還是要給的,否則早在被驅逐出聶氏的當晚,他就打聶行風的小人了。
抬頭看看聶行風,他正在吃自己吃剩下的漢堡,理所當然的神情,看著似乎有那麼點……可愛!
張玄被自己突如其來的想法嚇住了,飲料沒成功嚥下去,嗆得咳起來。
「你沒事吧?」
「沒事沒事。」
張玄笑得不太有底氣,頭一次發現自家養的招財貓除了招財外,居然還那麼的秀色可餐。
「羿呢?」聶行風問。
「嘿嘿,被我派出去找房子了。」吃飽飯,張玄啜著飲料,漫不經心說。
聶行風忍住了想笑的衝動,式神原來也有執事的作用,小神棍果然懂得充分利用閒置資源。
說起找房子,張玄忙從公事包裡掏出在車站小賣部買來的報紙,攤開,找到廣告欄,查找租賃信息。租房的訊息倒不少,不過有些地段不太好,地段好的又比較貴,地段好兼價錢公道的又要先交幾個月的定金,天下果然沒有免費掉的餡餅。
聽著他嘟囔,聶行風忍不住問:「你工作這麼久,一點兒存款都沒有嗎?」
「有呀,不過存了定期,要是現在取出來,利息全沒了。」
「所以你就頓頓吃漢堡!」聶行風皺起眉:「這種東西常吃對身體不好,你知不知道?」
「什麼頓頓?我現在是一天兩餐!」突然想起了什麼,張玄抬起頭瞪他,「對了,你還欠我的帳呢,趕緊還錢,否則我加算你滯納金!」
聶行風嘴角抽搐了一下,見張玄又低下頭,努力搜尋便宜住所,嘴裡還嘟囔:「為什麼沒有鬼屋租賃?實在不行,讓小蝙蝠去裝裝鬼,先租到房子再說。」
「那個,張玄,其實我有棟空房,不知你有沒有興趣?」聶行風的發言讓小蝙蝠避免了被迫去裝神弄鬼的厄運。
張玄頭立刻抬起來,藍瞳亮晶晶,寫滿了非常感興趣的神色。
「不會太貴吧?先說好,太貴我租不起。」
「不會,絕對在你能接受的範圍內。」

聶行風所謂的空房其實是幢閒置的別墅,上下三層,外加一層地下室,樓前有個很大的院落,院裡綠茵遮地,牆角栽種著供觀賞的小葡萄架,環境清幽靜謐。
「哇塞,這是你說的小房子?」
張玄隨聶行風走進客廳,環視四壁玲瓏雅致的裝潢,喃喃問。
有錢人對金錢的定義果然不一樣,看著大廳裡的豪華擺設,張玄想真難為招財貓在他那個小蝸居住了那麼久。
看到那雋秀臉龐上明白寫著「我好喜歡」四個字,聶行風就知道自己沒選錯房子。本來是打算讓張玄住自己的公寓,不過想到那樣做似乎意圖太明顯,於是臨時改定這裡。
「二樓有四間臥室,你可以選擇自己喜歡的房間,三樓是書房,地下一層是健身房和影院。」
聶行風帶張玄去各樓層簡單看了一下,最後回到客廳,說:「這是很久以前置辦的房產,我平時用不著,如果你覺得合適,就搬來住,權當幫我看房子,我不要你的房租。」
「這怎麼行?免費住的話,好像我被你包養似的。」張玄一口否決。
不過老實說,他真的很中意這棟房子,想了想說:「那就一口價八百塊,上次你欠我的錢就一筆勾銷,當做定金,你看怎麼樣?」
早知道招財貓會來找他,他就不那麼急著撕欠條了,既然錢討不回來,那麼當空頭支票也不錯。
「八百塊?!」聶行風有些呼吸困難。
真敢說!這房子裡隨便一套傢俱拿出來,也不止八百塊……美金呀,張天師!
「怎麼?你覺得太低?」談不攏,張玄苦惱地皺皺眉,一咬牙:「我以前住的房子才六百塊,我已經給你加兩百了,最多再加兩百塊,一千怎麼樣?我跟你說,雖然你這棟房子很不錯,可是不在繁華區,坐車很麻煩,我剛才看了,附近沒車站,超市也比較遠,買東西一點兒都不方便,還有,房子這麼大,清理起來也很累……」
張玄扳指頭一本正經地說毛病,聶行風愈聽臉上黑線愈多,怎麼感覺他們就好像菜市場討價還價的歐巴桑,為了多得點兒好處,拚命壓價。
「一千塊,成交。」終於忍不住了,打斷張玄的嘮嘮叨叨,聶行風說。
「你同意了?」
交易成功,張玄笑了,眉眼在微笑下輕輕瞇起,一臉打了勝仗後的滿足表情,「那我馬上做合約,用不了多久的,你隨便坐,等一會兒簽字就好。」
那口氣儼然已把自己當房子主人了,生怕他反悔似的,急忙從公事包裡拿出電腦,開始打合約事項。聶行風有些好笑,說:「我去倒茶。」
這裡他雖然不常來,但食物飲料鐘點工人都會定時送來更新,所以飲食一應俱全。見他去倒茶,張玄忙叫住他,「董事長,你來是客,家事讓小蝙蝠做就好,我這就傳牠回來。」
他在羿身上做了血咒,以符咒召喚,還好法術沒當機,小蝙蝠感應到了,很快出現在院子裡,一個低衝,從窗外撞進來,好在最近法術有勤加修練,沒把窗戶再撞出個洞來。
「這是哪裡呀?看上去很豪華的樣子,老大你有錢住嗎?」在客廳轉了個迴旋,羿很奇怪地問。
「董事長的家,我花一千塊租下了。」
張玄簡單說了跟聶行風遇見的經過,羿不斷點著小腦袋,嘖嘖讚歎:「這樣都能碰到耶,你們還真有緣。」
這話說到張玄心坎上了,他決定了,在今後的日子裡,要好好套牢這隻金燦燦的招財貓。
羿幫忙把茶備好,再配上聶行風買來的點心,算是份簡單的下午茶。吃完後,張玄把合約也打好了,一式兩份,殷勤地遞到聶行風面前讓他簽字。
聶行風大致看了一下,很短的時間裡這份合約做得居然還不錯,果然在金錢效益下,張玄的工作能力可以發揮到最佳效果。他簽了字,說:「我有跟鐘點服務公司簽約,他們每隔一天會派人來打掃一次,你只要維持就好;如果懶得做飯,電話旁有各家飯店的菜單表,可以請他們送外賣,費用會自動從我的帳戶裡扣除。我最近有點忙,一直沒賠你的小綿羊,車庫裡有兩輛車,鑰匙在抽屜裡,你先暫時用著。」
「不用了,有交通工具就好,不一定非要小綿羊。」
招財貓的車怎麼著也高檔過小綿羊,張玄決定就閒置物品再利用,不必執著一輛小機車。
看著張玄樂顛顛地收起合約,聶行風猶豫了一下,問:「你偵探社那份工做得還好嗎?」
「好啊,怎麼了?」
「我身邊少個助理,有沒有興趣來幫忙?薪水方面不用擔心。」
張玄不會是個好助理,聶行風從一開始就知道,可是,他需要這個人在自己身邊,牽制住他,能有多緊就要多緊。
令他意外的是,聽了這個提議,張玄皺緊眉頭,一臉苦惱的樣子,「助理啊,整天坐在辦公室裡,好悶。」
這不是張玄的真心話,被拒絕,聶行風反而很開心。小神棍捨不得偵探社那幫朋友,這是他給自己的答案,明明就是那麼貪財的一個人,有時候做出的選擇卻總出乎他的意料,他喜歡這樣的張玄。
「你不需要每天都去,有空去報個到就好,薪水我照付,什麼時候想上班,就通知我,那個位子我會一直給你留著。」
聶行風離開時,張玄送他到門口,突然問:「董事長,你為什麼對我這麼好?」
湛藍如海的眼瞳,在午後陽光的折射下透出一道瑰麗色彩,聶行風的心不自禁地抽了抽,卻無言以對。
他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他也不知道怎麼回答才是個完美的答案,他只想對他好,僅此而已。
肩頭被輕輕捶了一下,張玄笑了,眼眸裡閃爍著惡作劇後的狡黠笑容:「還財團總裁呢,連撒謊都不會,等你想到了答案,記得來告訴我喔。」
送走聶行風,張玄關上門,回到客廳,小蝙蝠正坐在按摩椅上搞震動享受,懶洋洋地說:「答案很簡單啦,我告訴你,董事長他想包養你。」
「什麼包養!」張玄上前拎起羿的一隻翅膀,把牠凌空甩到了一邊,自己坐上按摩椅,「我有交房租的欸!」
「好吧,如果你認為那丁點兒錢可以算作房租的話。」
羿懶得爭辯,搧搧翅膀,飛去廚房找牠中意的易開罐去了,留張玄一個人在按摩椅上胡思亂想。
被招財貓包養似乎也不是件壞事,再說,他還包養了招財貓半個多月呢,這叫等價交換。想起剛才在門口聶行風被他問得張口結舌那幕,張玄噗哧笑了,好可愛的表情,跟財經雜誌上刊登的那副冷靜形象完全不搭。
下次要記得問問做總經理助理月薪有多少,就算不去做事,弄個頭銜名片來也不錯。

張玄沒機會向聶行風詢問月薪的事,之後幾天裡他被一件案子套住了,整天在外面跑,跟聶行風只在電話裡聊了幾次,等案子辦完已是週末,張玄給老闆左天下達了非要事勿騷擾的警告,準備去找聶行風一起過週末。
「你似乎對董事長很情有獨鍾喔。」很無聊,羿拍著翅膀在旁邊八卦。
「還好啦。」張玄眼睛盯著手機螢幕,猶豫是發簡訊還是直接打電話過去。
「老大。」主人根本沒聽自己說話,羿忍不住提高音量,「其實我覺得你最好少跟董事長混在一起啦,他身上罡氣好重,跟我們不是同路人,正邪不兩立,這是我們修道人的準則。」
「喔……」張玄捧場抬起頭,鳳目斜挑,似笑非笑地瞥過羿,「你認為在這裡吃人家的,住人家的,連抱的易開罐都是人家的,你有資格說這種話嗎?」
立刻發現自己犯了個很嚴重的錯誤,小蝙蝠把小爪子伸進嘴裡,懷裡的啤酒罐抱緊緊,用力搖頭。
張玄根本沒把牠的胡言亂語當回事,想想聶行風平時的舉動,輕笑一聲:「正邪不兩立?董事長看起來很邪嗎?」
羿的翅膀一陣抽搐,啪嗒一聲摔到了地上,張玄這才反應過來,罵道:「你在說我邪?我堂堂正宗天師傳人,哪裡邪?!」
羿開始用頭撞玻璃,希望能順利暈過去。這個問題太難回答了,天師傳人不邪,邪的是張玄,作為動物的本能直覺這樣告訴牠。
電話鈴聲響起,把可憐的蝙蝠式神從水深火熱中解救出來的,是董事長大人。
「明天我去打高爾夫,有沒有興趣參加?」
張玄對打高爾夫這種時尚運動沒興趣,不過對和招財貓共度週末非常有興趣,正準備聯絡的人先打電話過來,這說不說明他們心有靈犀?
「想去,可是我沒有球具。」
「我有備用的,借給你。」
兩人說好時間,又閒聊了一會兒才掛電話,羿已從挫敗中振作起來,一個漂亮的低空飛掠,落在張玄面前,很開心地說:「打高爾夫啊,我也去,我也去。」
「你會打高爾夫嗎?還是,你能變成人形?」張玄嘲笑完畢,做總結:「所以,你還是看家吧。」
「可是,你看起來也不像會打高爾夫的樣子喔。」
小蝙蝠自掘墳墓,在下一秒被張玄扯著翅膀扔去了窗外。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