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282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另一種人生18

第一章

過去,有雪景的地方,一直都是星際裡的人最喜歡前往度假的地點,尤其在科技進步之下,冰冷的環境並無法帶來多大的阻礙,各式建築的城市在雪國裡,用各種花招去欣賞雪景,不過這樣的地方大多是屬於觀光勝地而不是一般住宅區,人們賞雪頂多也就幾天的時間,然後帶著滿心的愉悅或是依依不捨回家,所以不管是什麼樣的季節,雪景在人們的心裡,大多是美麗而讓人流連忘返的。
「你有數過我們是第幾次爬這種大雪山嗎?」
我跟在里昂的旁邊,很努力跟著他的腳步。在比較平坦的地方大步走,陡峭的地方讓他拉著走,一開始倒是也能跟上,反正多運動多健康,以前不喜歡運動的原因有大部分是因為體能不足,動起來很容易累又沒好成績,所以乾脆直接放棄,現在身體已經比以前來得好很多,雖然不曉得自己現在的壽命可以多長,但是應該是贏不了差不多是一隻龍的里昂,所以自然要多努力一點,更健壯一點,才能長長久久在一起。
里昂笑了起來,他知道我是在抱怨,在我們的生命裡……似乎跟這些高聳的山脈非常有緣分,爬了這個世界的好幾座山,整個就是沒完沒了。
「沒數過,其實我們從見面的那一天起,就已經一起爬過山,只是那時候你沒有意識而已。」
聽他這麼一說,我才想起里昂居住的村子,的確也是在山上,不是那種長滿樹木的山林,而是較像高原,沒有多少植被,岩石分布較多的那一種地形,村子就在岩山區外緣。
當初我跟那些笨蛋是一起被黑洞給捲到岩山區中,那裡有不少珍貴的獸類跟魔獸,里昂就是為了狩獵,才會在那裡撿到我,所以說起來,我的確是在一開始就已經跟里昂一起爬過山,只是當時我是昏倒在他身上讓他抱著爬。
想到這裡,莫名其妙的,原本爬山這種要耗費體力的事情,好像變得不是那麼令人厭煩。
「你想,泰爾會介意我們的行動嗎?」
我想到原本奪下倫特的計畫,現在似乎是由泰爾執行中,且聽說目前的進展相當順利,應該不需要花多久的時間,就可以如願攻下月都。現在我們這麼做,不曉得泰爾會不會覺得我們多事,甚至搶了他的功勞。
里昂搖搖頭,為了行動方便,他把頭髮綁了起來,一頭紅色的頭髮髮量很多,緞帶綁著很粗的一束長髮,看上去真的很像馬尾巴。跟我的直髮不太一樣,他的髮尾末端微捲,所以綁起的馬尾缺乏嚴肅感,反而多了一種活潑感,讓我發現自己其實很花痴,最近老覺得里昂的造型怎麼變化都很好看,以前還會覺得里昂的英俊達不到我的標準,現在我的標準開始跟這個世界同化,常常被里昂的帥氣給閃得兩眼冒小花,丟臉!
「不會,泰爾大人不是這樣的人,你自己也很清楚不是嗎?」
我撇撇嘴。「是這樣沒錯啦!他那個大傢伙個性比你還直接一百倍,自然是不會想這麼多,可是他身邊的人可不一定有他的胸襟。」
總而言之,我怕有人會在他耳邊挑撥離間,畢竟里昂最近的鋒頭太健,竄起的速度又太快,一下子把之前奇斯最富盛名的兩大將領給壓了下去,我想一些支持泰爾的人,說不定心裡面已經不怎麼舒服,現在我們又可能占去泰爾最大的功勞,肯定會有人找里昂的麻煩,不是每一個人都會有里昂跟泰爾那樣的心胸。
「蘭的擔心沒錯。」總是沉默讓人忘記他存在的亞南輕輕的開口。
「你也這麼覺得?」
亞南點點頭。「你剛回到奇斯沒多久,泰爾身邊有很多人對你不熟悉,他們不知道你是什麼樣的人,因此不會認為這一次我們反向攻打月都,只是為了幫忙,為了讓奇斯可以在其他國家仍未發現的狀況下,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占領整個倫特,讓奇斯真正在飛翔大陸上擁有一席之地。」
里昂想了一下,我有點擔心的看著他。他對人性的理解雖然不比我差,可是里昂比我好的一點就是,他總是儘量看向光明面,所以我怕如果他感覺到這些層面的黑暗,他會因此難過。
可是,他一直都比我想的還要堅強,聽完我們的話,里昂只是微微一笑,並不是非常的擔心難過。
「我並沒有想要在奇斯獲得什麼,將來我們的目標如果幸運達成,也不會在那些上位者中去取得一席之地,所以他們不用擔心我會威脅到誰的地位,我也不會擔心他們有所攻擊,有一天,當我離開,想攻擊也攻擊不了。」
里昂一邊說,一邊看著我,雖然他沒有直接說出未來的計畫,但是我從他的雙眼中就可以知道,他所謂的離開,跟我有關,跟我曾經跟他說過的一些想法有關。
亞南是一個聰明的人,而且在這方面他跟里昂有相像的地方,他也不曾想要得到夢想以外的什麼地位,所以他一直將自己隱藏,因此里昂這麼一說,他馬上就可以理解。
「你不在意就好。」
「真的不在意?」這是我問的,搶在里昂回答亞南之前。
「你覺得我會在意嗎?」里昂反問我。
我看著他雙眼再真誠不過的眼神,明瞭里昂是真的不在乎權力之類的東西,一如當初我們第一次的相見,里昂的成長茁壯與強大,只是添加了他的自信,添加了他的魅力,卻始終沒有增長他的野心……或許該說,里昂的野心,從來就不在爭權奪利上。
「你不在意。」
這次我很肯定的回答,想想,里昂的品性比我好不曉得多少倍,聖者這樣的稱呼冠在我身上,還不如冠在里昂的身上,我都不在乎那些會讓自己忙得一頭白髮的權力了,更何況是里昂,他絕對比我還要不介意那一切。
「你呢?」
給他白眼,只准我懷疑他,不准他懷疑我,他可是這個世界上最了解我的人,所以絕對、絕對不可以有任何懷疑。
白眼的威力強大,里昂笑了,而且還自問自答。「你當然不在意,善良美麗又大方的聖者,怎麼會在意這些身外之物?」
明知道他是故意消遣我,我還是很想打他幾拳。「誰說我不在意身外之物了,要知道……錢這東西啊,還是多一點的好,多一點怎麼樣都比少一點讓人安心,所以……」
我還沒說完,里昂還沒笑出來,我就先聽到亞南的笑聲,還有不曉得躲在何處,卻笑得讓我可以聽見的絡卡的笑聲。
「笑什麼笑!絡卡你不及格!」哪有暗探每一次偷笑都讓人聽到的!
結果絡卡笑得更厲害,下一瞬間,我看見一個人影被人從樹上給巴下來,瘦小的人影趴在地上,一邊摸著頭一邊嘟囔,然後抬頭一看見我在瞪他,又笑了起來。
我先瞪他,然後又瞪住里昂。「你看你看!這就是你的部下,檢討!」
里昂摸摸我的頭,最近他老是愛做這個動作,把我當孩子,我忍不住七手八腳的爬到他的身上,也摸摸他的頭報復,結果有一個傢伙差點沒笑岔氣,半跪在地上幾乎爬不起來。

同一時間,修那裡也得到了里昂傳來的消息,這算是在忙昏頭的狀況下,唯一能讓他心情稍微輕鬆一點的訊息。
在這幾天跟霍克的鬥智攻防戰中,雙方始終沒有哪一方獲得真正的勝利,兩方的人馬都在慢慢減少,乍看之下是飛齊的損傷比較多,可是飛齊原本士兵的人數就比奇斯多了數十倍以上,人員數量的犧牲並無法代表戰果。可是雙方的領導者都不是易與的對象,戰況也因此膠著,現在唯一能感覺比較輕鬆的……反而是看這些遠方無法親眼看到戰果的回報。
里昂的計畫他沒有反對,甚至是越來越驚嘆在那高大的身軀、樸實的性格之下,竟然有如此靈活的腦袋,可以從原本得到的戰功裡,說退就退,說放就放,這不是每一個人都可以輕易辦到的,也正因為如此,這樣的腦袋所訂立的計畫,很難讓敵人有機會捉住思考模式。
想到這裡,他又想到霍克,霍克也是這樣的一個人,說不定他年輕的時候就跟里昂一樣……當然,個性絕對不可能相同,霍克那種血液裡帶著陰狠的個性,過了上千年都不可能有什麼變化,根深蒂固。
里昂的行動他不會干涉,一開始就已經說好一切都由里昂自己決定,一開始給的人員跟力量,能做到什麼樣的程度都靠里昂自身的能力,過去也一直都是這麼對待泰爾跟蕭恩,換成里昂也不會有什麼不同。小時候父親告訴過自己,要給一個將領最好的發揮空間,不要多做任何干涉,在遠方操控將領的行動,只會讓戰局無法因地制宜。
這些話修一直都記在心裡,也記得父親在說這句話的時候,眼中有著淡淡的悲哀,因為父親就是一直被倫特陛下干涉戰略的將領,就算很多時候大可假裝沒收到上面傳來的指令,但是最終,父親還是要被迫接受倫特國王的命令。
所以……捫心自問,這樣攻打下倫特,讓戰火延燒至故鄉,他會不會覺得有任何的愧疚?尤其父親是那樣忠君愛國的臣子,這樣做的自己,在無形之中,是不是等同背叛了父親?
可是不管他人怎麼想、怎麼問,修的答案始終是不會。他不會對攻打倫特這件事情感到任何的愧疚,也不會覺得收復自己的故鄉領地有何不妥,當年倫特君主的作為早已先背叛了父親。
因為父親所遭遇到的一切不平等待遇,讓他始終對倫特這個名字存有隔閡,那份隔閡並非源自於腳下的大地或是美麗的月都,而是來自於對倫特國內貪圖享受的上流階層的行為作風,完全無法認同。
況且,他父親雖是一個仁慈又忠君愛國的將領,卻不代表他不知變通,現在如果自己的孩子攻下倫特,可以讓倫特的人民得到更幸福、更快樂的生活,相信父親地下有知,也會認同這個作法,他了解自己的父親。
放下里昂這一邊的消息,泰爾那一頭也進行得相當順利。泰爾為他攻下的腹地越大,對霍克的一戰他也就越有信心,畢竟自己是奇斯這一個軍隊的真正領軍者,而霍克……他就如同他父親當年的狀況一樣,在他之上,還有一個君王,在他身旁或者該說是之下,還有一個左相。
「你已經將我交代的消息傳下去了嗎?」
修淡淡的朝著四下無人的空間詢問。
飛藏的身影出現在暗處。「已經交代下去了,計畫進行得非常順利,我們只有稍微將訊息散播出去,飛齊的左相十分……配合。」說到最後兩個字,臉上幾乎從來沒有表情的飛藏,眼神露出一種很特別的光彩。
不需要他說的太仔細,修也可以知道那是什麼意思,飛齊的左相時時刻刻恨不得把霍克給拉下去,這麼多年來他一直都在做,偏偏霍克跟他的父親不一樣,是一個老奸巨猾的人,全身上下根本無法讓人找到可以攻擊的地方,現在左相好不容易獲得機會,而且還是他千方百計進諫陛下得到的機會,如今已經達成自己的目標,怎麼可能放過。
修的紫眸看著手中的各類訊息單,他只是要飛藏讓他的部下,好好的在飛齊散播霍克被可多雅重傷,接著又被他再狠狠傷一次的消息。原本算是祕密,且只能讓飛齊陛下了解的事情,一下子散布在飛齊首都上上下下,其所造成的效果,絕對是驚人的。
而且,他不只是要飛齊的首都因此而亂,他還讓飛藏將訊息祕密的傳達給飛齊、翔龍邊界上的阿摩茲。
阿摩茲是一個厲害的角色,但是在沉穩度上,還不如霍克。這樣的一個消息,會給阿摩茲帶來什麼樣的反應,說一句實在話,他自己也相當的好奇。
霍克在戰場上沒有多少的弱點……不過他在戰場的背後,卻有著這麼一個誰也無法改變的遺憾在那裡。
當年翔龍的君主利用這樣的遺憾讓他的父親因此而死,現在他同樣利用這樣的遺憾讓霍克對奇斯的戰局,慢慢的出現裂痕。
如果說,自己的所作所為裡,真有什麼會讓父親搖頭的話,或許,就是這一件了……
父親一向欣賞光明磊落的人,所以他跟飛鷹將軍成為好朋友,跟霍克卻始終只是彼此佩服的敵人,而自己,跟一群孩子為了生活,遊走在各階層中,早已經被這個世界的許多習性給浸染,在他身上,找不到像是飛鷹將軍那樣的光明磊落,真要說他像誰,那麼答案肯定是霍克。
而且……他可能比霍克還要無情一些,依照蘭的說法,該說他比霍克更不懂得自私,霍克可以為了一個人,一個心愛的人而放棄一切,可是他沒有辦法,在他的心裡,成為寶座上的王者,改變這個世界,一直都是最重要的一塊領地。
後悔嗎?
紫色的眼瞳眸光流轉,身邊的夜輕輕的走了過來,無聲無息,將自己碩大的頭顱搭在修的大腿上,修的手指撫摸著那黑色的絨毛,細細柔柔的跟夜外表看起來的凶猛,有著天差地遠的差異。
不,他不後悔,至少到目前為止,他沒有後悔過。
「吼!」彷彿知道他對自己的肯定,夜對著他輕輕的吼了一聲。
「這算是鼓勵嗎?」修的眉毛抬起,而他大腿上的夜,不曉得是不是跟修在一起習慣了,也有同樣的動作,不但抬起了眼睛上方的那一塊肌肉,眼睛還微微的一翻。
「看來應該不算是鼓勵。」修一點也不介意夜的「不禮貌」,如果說這世界上,在誰的面前,他可以表現得不那麼像個上位者的話,蘭是一個,里昂或許也可以算是一個,泰爾跟蕭恩只有某些時候可以,而最後……是夜,在夜的面前,他從來沒有像一個王者過。
夜哼了哼氣,繼續悠哉的把下顎放在修的大腿上,一雙眼睛慵懶的瞇了起來,隨時隨地都準備睡過去。修看著牠要睡不睡的表情,這些天來一直緊繃的情緒,在這一刻似乎終於得到徹底的緩和,修長的手,有一下沒一下的摸著夜的頸子,紫色的雙眼,也跟著夜一起半瞇了起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