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280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另一種人生16

第一章

就算已經事過境遷,我想到那小獸人被冰凍在冰塊裡的景象,心裡面依然覺得抽痛,所以這一夜就算有里昂在身邊,我還是睡了又醒,醒了都會發呆好一陣子才有辦法繼續睡,因此隔天起來精神顯得有點頹唐,趕緊用手拍拍自己的臉頰,讓它看起來可以紅潤一點。
水藍這幾天都是被我放在外頭四處跑,精神狀況好得不得了,看到我這個模樣,很貼心地爬到桌上的臉盆旁,伸爪子到水裡拿起毛巾,用力幫我擰了一下,似乎覺得還不夠,又用魔法幫我釋出一點水分,毛巾呈現半乾狀態,用來擦臉最剛好。
「謝謝!」我摸摸牠的頭,心想難怪有人喜歡養寵物,水藍雖然不是寵物,可是比寵物還要貼心,當初得到牠的時候我還想把牠當ET給扔掉,現在想想,把牠留在身邊是我做的決定裡最值得稱讚的一個好決定。
心情好了許多,把牠給抱起來放在肩膀上,今天的衣服不想太繁雜華麗,所以很簡單的弄成白色樣式的長袍就這樣走出去。
房間裡很安靜,岩石建造而成的屋子也有它的好處,就是隔音效果比一般屋子來得好,因此一出寂靜的房間就發現外面的每一個人都相當忙碌,紛紛擾擾的聲音傳進耳朵裡似乎讓整個人的生氣都熱絡了起來,底下有的士兵臉上似乎顯得很緊張,有的握著自己隨身的護身符不曉得在祈禱什麼,臉上的表情是那麼的虔誠。
我可以理解他們慌忙的原因,因為萊特華達就快要到達泰坦,而且還是用著極度憤怒的姿態前來,一旦我們這一方面作戰失利,被獸人抓住的士兵絕對會死得很難看,分屍都不足以抹滅萊特華達親眼見到兩萬士兵瞬間失去生命的那種痛。
我嘆了一口氣,其實自己心情也不比他們好多少,但是大家都是準備要面對強敵的人,怎麼可以如此慌張?
取出光明法杖,對著天空唸出咒語輕輕的搖晃兩圈,微薄的光芒在法杖的頂端形成一個個的光圈,光圈隨著我的咒語唸出越來越大,當咒語完成時,我用力將法杖往天空一指,法杖周圍的光圈飛上天空,然後瞬間向四周釋放,碎裂成一顆顆細小的光點,落在每個人的身上。
當光點落下,士兵慌張的心情似乎得到了安慰,整個心都靜了下來,還對自己多了不少信心。
「這是靜心咒?」天地是擅長風系魔法的草原精靈,所以對光系的咒語常常會弄得亂七八糟,但是他有看過我施展類似的魔法,所以才會這麼問。
「不太一樣,算是更高階的版本,除了可以讓心情平靜下來,還可以感覺到充滿希望,我很喜歡這個咒語,所以施展起來效果特別好。」
尤其是擁有法杖跟那一顆石頭融合之後,龍慧說只要我多努力,將來有一天要把光系魔法使得比神族要強都不是難事。
「真好,可惜我不會這一類的魔法,聽說白精靈族有不少擅長光系魔法的精靈。」
「真的?」
我知道會用光系魔法的人很少,所以每一個光系魔法師就算能力只是低階的,都會受到每一個國家的重視,沒想到有精靈部族本身就有這一類的天賦。
「當然是真的,精靈是不說謊的。」
這一句話是天地的口頭禪,雖然常常說,可是每一次我都覺得他說這句話時的神態很可愛。
「只是白精靈不常出現在他們部落外的世界,你會發現你比較容易看到草原精靈、森林精靈,那是因為我們屬於自然一族,喜歡親近大自然的一切,因此族裡的德魯伊比一般部落還要多,至於海精靈、暗精靈跟白精靈就比較少見,他們的力量大多來自元素,因此身體比自然精靈脆弱一點,海精靈這一次特地跑來跟你們合作,真的是冒了一個非常大的險,畢竟他們的力量來自於大海,登上陸地後力量會減低一半,甚至更多,我族的女王認為這一任的海精靈王相當有魄力。」
「下一任的海精靈王我相信也是。」好久沒有看到文了,很想念。
「你是說海精靈王子文吧!他的確也是一個稱職的領導者,我們精靈部落的人都深信他絕對是下一個接任的海精靈王。」
「精靈王比較多,還是精靈女王比較多?」這個我挺好奇的,因為故事裡出現的精靈王者,常常都是精靈女王,這讓我有點好奇實際上的狀況,究竟是女王多?還是國王多?
天地眉頭皺了一下,眼睛瞪著上方似乎很努力在想,最後給了我一個「不知道,一半一半吧?」的回答。
看見我在瞪他,他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我真的不太清楚,精靈的歷史十分漫長,而精靈王者的壽命在母樹的生命氣息下比一般精靈還要漫長,精靈王者通常都是已經走過了漫長的歲月,直到自己快要在母樹下長眠時,才會到母樹前等待最優秀的精靈並撫養成為繼任者,所以像我們這樣的精靈,可能活了一輩子也只需要遵照一位王者的指示,因此並不會特別注意前任的王者是誰。」
我看不只是如此而已,精靈對母樹的敬仰比王者更甚,再加上他們並不是非常的重視名利,王者的身分除了是一個榮耀之外,更代表著責任,愛好自由的精靈,不會特別去追求那一個位置,所以對他們來說,只要尊重王者的指示就好,不需要多去思考王者本身的意義,也不需要太了解每一任王者的歷史。
只有追逐名利的人類,因為喜好權力,特別去推崇王者的身分,因此讓每一個人在還是孩子的時候,就被大人要求記憶那些有關於自己國家或是其他國家王者的故事……天曉得裡面有多少東西寫的是真的。
「有時候我挺羨慕精靈的。」
「是嗎?我也常常因為身為一個精靈而覺得自傲。」
我想不管是天地還是其他的精靈,大概對於這一個話題,都會給我一樣的答案,他們對自己的種族有深深的認同感……說起來矮人跟獸人也相同,他們都對自己的種族有著強烈的認同感,只有人類,多麼奇妙的一種生物,嘴裡說著以身為一個人類而驕傲,眼中卻同時羨慕著其他種族所擁有的天賦,那種驕傲,就像是後天培養而成的,並不是像天地他們這樣,不需要任何言語的引導,他們就發自內心的喜愛自己現在所擁有的身分。
問一個精靈如果有下一輩子,會希望自己投胎成什麼,大概百分之百都會回答你「精靈」;問人類下一輩子想當什麼,很可能精靈、吸血鬼、獸人等等各式各樣的答案都會出爐。
「你不喜歡當一個人類?」天地看見我臉上複雜的表情,反過來問我。
「這句話問我,似乎不太好回答啊!」
說起來,我根本不算是一個完全的人類,星際的人類標準兩極化:有一邊認為,所謂的人類,只要是有智慧的生物一律可稱為人類;另一邊認為,人類必須在體型上類似,擁有雙腿雙手跟頭還有五官,當然同樣必須要擁有智慧,另外身體構造也有一定的標準。
亞列族並不列在後面那一派的人類標準中,因為身體結構不完全相同,然後還因為一雙會自動變顏色的眼睛。
所以亞列族在星際上的種族判定裡,其實有點接近精靈在飛翔大陸上的位置,屬於類似人類卻不相同的外族。
當然,我的話天地無法理解,事實上也沒必要理解,在這個世界,不會有人知道亞列族是什麼東西。
「算了,一時之間的感嘆而已。」
看我不打算多解釋,天地也不會追問,精靈在這方面沒有什麼好奇心,他們是最不適合當八卦狗仔的種族。
他笑了一笑,陪我一起看著底下忙碌但已經不那麼慌張的士兵,沒多久,又回過頭來問我:「那心情有好一點了嗎?」
我愣了一下,想到最開始時的沉重,再想想現在。「好多了,謝謝你陪我聊天。」
有天地在身邊,總是有一種很放鬆的感覺,跟里昂帶給我的安心感截然不同,那是一種很開闊很能放開的愉快。
「這不算什麼……蘭,不管是不是戰爭,這世上總是會有不該死卻偏偏離開人間的生命,就連母樹,也無法保證每一個出生的精靈都是可以那樣完美健康,但是我一直認為,只要我們的目標夢想能讓這世界更好,只要我們心裡選擇了該做的事情去做,那麼這一路上就不要後悔。」
我靜默了很久,苦笑。「我沒有後悔,天地,我真的沒有後悔,當我決定跟里昂一起出發的時候,我就預料到遲早都要面對這樣的場面,只是如今親眼看見,我才明白那是多麼沉重的一個擔子,而我比自己預料之中的還要軟弱……所以,只能慢慢的去學會堅強。」
當初里昂他們在學院決定要加入修的軍隊時,我就知道會有這一天,滿心不斷給自己心理建設,然後自以為已經把自己的心架構得堅強無比時,才知道,原來自己和其他人的準備還是如此的天差地遠。
「你很堅強。」天地說。
我忍不住搖頭。「不!跟你們、跟里昂他們比起來,還差很遠很遠。你知道嗎?所有人都認為我很好、我很聰明,不管我怎麼解釋自己其實很平凡也很差勁,都沒有人相信,但是事實就是如此。看看這些士兵,不管是哪一個,都比我還要好,他們承擔著比我還要沉重的過去,尚未擺脫以往的回憶,就勇於面對下一個同樣沉重的未來,所以他們才是最偉大的人,我要學的還很多。」
天地沒有繼續多說什麼,摸摸我的頭,一張俊美的臉龐漾起一個很特別的笑容,我看著那個笑容,難得的,完全無法猜測精靈表情底下的意義是什麼。

                       

霍克帶著阿摩茲,兩人一起緩緩地走到離戰場有頗長一段距離的小山坡上,那種悠閒的姿態,一點都不像是之前才經歷過一場大戰的模樣,也不像是接著還要持續面對戰爭該有的神情。
霍克是真的很悠閒,他心裡半點緊張的情緒也沒有,而身邊的阿摩茲是一種模仿,也是一種信賴所產生的悠閒,因為老師這麼做,他也跟著這麼做,因為老師很悠閒不擔心,他信任自己老師的才能因此也不是那樣的緊張。
不過像這樣放空的狀態,並不是每一個心裡有事的人都能夠維持下去的,阿摩茲在跟著霍克走了這麼長的一段距離,連自己的軍營在視線中都只剩下一個小點時,他終於忍不住開口。
「陛下的決定,您打算執行嗎?」
霍克看了他一眼,心裡感到很欣慰,能跟他一起默默走到這裡,到現在才開口詢問,證明了自己並沒有看錯自己的學生,在沉得住氣這點上,只要再經過一段歲月的歷練,阿摩茲不會比飛鷹將軍差。現在他的年紀比飛鷹將軍還年輕太多,到了飛鷹將軍那個年紀,也差不多是另一個有氣魄的將領了。
「陛下並沒有新的決議,他尊重我的意見。」
他的陛下這些年來已沒了當年的豪氣,對自己的信任也同樣不如當年,但是唯有在軍事這一點上,他卻還繼續保持著,信任自己在軍事上的才能比飛齊的任何一個人都要強。
這樣的信任不是每一位君王都能給得起的,所以就算他跟陛下之間的感情已經變了許多,他倒是從來不曾怨過什麼。
「但是……」
霍克說的,阿摩茲能明白,不過他也很清楚,陛下固然尊重老師的意見,但是有時候國王的「建議」其實也代表著命令,如非必要,這麼多年來的時間,老師多半是會照著陛下的「建議」去做。
「放心,這一次我會自己決定。」
他不是很擔心如果自己選擇不接受那些「建議」時,陛下會有什麼樣的反應,說起來,這天底下已經沒有什麼事情會讓他覺得害怕或是恐慌,雖然會有人說,大丈夫無所懼,但是真正走到這一步,才會明白這句話裡所代表的意義,如果一個人的心裡沒有任何的恐懼,代表著其實他心裡也沒有多少的牽掛,聽起來多麼瀟灑自在,但也明白訴說著某種程度的孤單。
「老師認為奇斯真的已經到了必須要馬上消滅的地步了嗎?」
「如果可以,能儘快消滅自然是對飛齊最好。」
「當年老師是否已經猜測到他們會有如此的成長?」
阿摩茲知道自己的老師曾經到過奇斯一趟,這麼多年來也常常利用私人情報網去探聽一切有關於奇斯的消息,代表老師對奇斯會有這樣的成長並不意外,他一直都在觀察。
可是如果明知道敵人會正以很快的速度成長茁壯,為什麼不在還沒發芽前就先消滅?為什麼要放任它成長?甚至到今日已經足以威脅飛齊?
關於這點,霍克只能微微一笑,他可沒打算告訴阿摩茲事實,如果讓阿摩茲知道自己心裡的真正想法,恐怕會因此毀了阿摩茲。沒有哪一個熱愛自己國家的人,能接受自己的老師故意放任敵人成長來打擊自己的國家,只為了打一場淋漓盡致大戰,這樣離經叛道的想法。
奇斯的成長,他可是等了很久很久。
跟飛鷹將軍的交戰打起來非常沒勁,感覺上就像徒手打烏龜,龜殼硬,龜身死縮在裡頭不出來,一場大戰下來沒有什麼暢快的感覺,當年他非常想跟不敗戰將好好打一場,一個可以跟自己鬥智又鬥力的對手,絕對可以在他已經無聊得想發瘋的日子裡增加一些樂趣,偏偏因為一位狡猾的君主而讓他失去這樣的機會。
這是一種遺憾……
所以當他看見跟不敗將軍長得一模一樣的修時,他無法阻止自己的腦袋去想這孩子成長後會是什麼模樣,是不是能跟他的父親一樣的厲害?
是不是有機會,讓他再一次感覺到當年年輕的時候,那種充滿著豪情壯志在戰場上奔馳的情懷。
他老了,就算外表看起來年輕,但是實際上他就是老了,整個心境很難激昂起來,所以只要是能激動他情緒的任何事物,他都可以不顧一切的去試試看。
阿摩茲不會知道這一點,夏特拉不會知道,而他的陛下也不會知道,他們都不會曉得他這個一生都對飛齊忠心耿耿的人,竟然會拿飛齊的將來豪賭一場。
「猜到又如何,猜不到又如何?阿摩茲,飛齊可不是我的,你認為就算我猜得到奇斯會有今天,當年我就有權力可以決定該怎麼動手嗎?」
這點也是部分的事實,他沒有欺騙阿摩茲,只是沒有承認其實自己若試著去跟飛齊君王分析,要動搖陛下的思考也不是多難的一件事情就是了。
阿摩茲是聰明,但是他從來不會在霍克的身上多做任何猜想,因此霍克這麼說,他自然就這麼認為,並且覺得自己笨得可以,問這什麼傻問題,如果讓有心人聽到,恐怕會因為這幾句話就說他的老師有二心,自認為自己可以掌控飛齊。
「是學生思慮不周。」
非常懊惱,明明已經跟老師學習了這麼多年的時間,卻依然沒有多大的長進,這讓他對自己很失望,也忍不住去想,如果夏特拉還在的話該有多好。
當年他們兩個人在一起時,還可以藉著彼此的智慧去推算老師的想法,儘管不是百分之百,但能猜到百分之八十還不是什麼大問題,現在少了夏特拉,他總覺得心裡有了那麼大的一個遺憾。
「不要再想夏特拉了。」
霍克太清楚自己學生的想法,俊美的臉龐變得嚴峻,他比誰都還要了解沉浸在回憶裡是多麼痛苦的一件事情,不但人生越來越消極,而且還會慢慢的失去希望,以往沒有人可以幫助他脫離這一潭泥沼,只能越陷越深,到今天已經完全脫離不開,但是他可不會眼睜睜看著自己最後的學生跟他步入同樣的結局之中。
霍克嚴厲的口氣嚇了阿摩茲好大一跳,他抬眼看著自己老師那一張沒有人能輕易忘記的臉龐,老師眼中的沉痛,不是為了死去的夏特拉,而是為了自己。
阿摩茲從來就不是一個傻子,傻子是沒有資格成為霍克學生的,因此就算霍克從來不跟人說他的過去,但是阿摩茲卻可以從霍克的神態,慢慢的了解一些霍克希望他能懂的事情。
一瞬間,阿摩茲高挺的鼻梁酸了起來。
飛齊的金色戰神,從來不是一個會把情緒輕易顯露在外的人,更不可能暴露自己的傷痛跟弱點給其他人知曉,但是在這一刻,霍克卻是用這樣的面容,這樣的眼光赤裸裸地告誡自己,不要讓人生走到那一步,要是這樣阿摩茲還不明白霍克的苦心,那他就該下地獄去跟夏特拉說對不起。同樣身為霍克的學生,自己擁有比夏特拉更漫長的時間和霍克在一起,連這一份苦心都無法體會,他還不如去陪夏特拉讓他好好揍自己一頓。
「我知道了!」
阿摩茲大聲的回答著,低沉的聲音在山坡上迴響,與其說是一個回答,不如說更像是一個承諾。
這一刻,連霍克都覺得好像回到過去,回到這些孩子都還很小的時候,只是那時候會這樣大聲回答他的,是兩個孩子還有自己的兒子。
一瞬間的情動,霍克將手掌擱在阿摩茲的頭上,用力地撫揉將一頭整齊的髮弄得亂七八糟。
都已經是成年人甚至爬上了一點點皺紋的臉龐,做這樣的動作很奇怪,可是兩人卻一起笑了起來,阿摩茲傻笑著用手指梳著自己的亂髮,他忘記老師有多久不曾這樣鼓勵過他,他有多久沒看過老師臉上像這樣的笑,這下子不但鼻子酸,連眼眶都熱了起來。
霍克無奈的看著紅了眼眶的學生,突然覺得,或許這就是人生……就算已經沒有了夢想,就算一顆心已經滄桑,可是依然有人能讓自己發現胸口的那一顆心,依然跳躍,不曾止息。
前方的路,究竟還有多漫長……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