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2817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另一種人生15

第一章

攻打獸人國度,派兵圍繞在泰坦周遭三個城市的路線共分三頭進行,一邊由里昂領軍,另外兩邊分別由亞南跟赫森領軍。
因為泰坦首都裡已經沒有殘存的獸人,現在又要即刻攻打附近的小城市,因此不需要擔心會有獸人趁這個機會進攻泰坦奪回他們的首都。
所以里昂將戰後剩下的八千多名士兵,以接近三千名為一組來分派,這樣的數字聽起來相當少,但是用來對付可以說是已經沒有正規軍隊守衛的城市來說,卻已足夠。
天地正好分配跟我們一組,我們的行進路線早在之前就都已經探查過,所以不需要他去當斥候。
於是天地就接受了里昂的吩咐,跑到我身邊跟我聊天,至於絡卡,從隊伍出發開始他就不曉得躲到那個角落去,跟他那些伙伴一樣,完全看不到半點蹤影。
「我們要去的那個城市,很遠嗎?」
我看過地圖,但是地圖歸地圖,真正要去了解地圖上的那一直線,變成現實裡的實際距離究竟有多遠?對我的腦袋來說,並不是太容易的一件事。
就像一個平常其實不怎麼出門的人,你跟他說我們離目的地大概還有五十公里,他大概只會覺得這個數字聽起來不多、應該不是很遠,但是當車子開了十分鐘依然還沒到目的地時,就知道根本不是自己猜測的那麼一回事。
「應該算是近郊的都市了,不休息的話,一天的時間就可以到達,以首都附近的城市來說,這樣的距離算很短,獸人不太規劃城市與城市之間的距離,都是哪裡看喜歡了就那裡蓋房子,否則一般來說,首都周圍近距離並不適合蓋城市,很容易利益衝突,一旦戰爭開始,佔領了周圍城市的敵軍,可以很方便的把城市當成營區,這算是相當糟糕的一種建築方式。」
天地身為斥候,對這些很了解,所以我只是問了一個簡單的問題而已,他卻可以給我全方面的解答。
「草原精靈的首都,附近不會有城鎮?」
「當然,尤其我們大多生活在平原,沒有太多的地勢可以利用,所以首都附近不可以有大型城鎮,以免被敵人利用來包圍首都。」
「你們的城市一定很漂亮吧?」
我到現在還沒有機會看見半個精靈建造的城市,精靈並不是很歡迎其他種族的生物到他們的城市,因為精靈的首都跟泰坦有很大的不同,並非以戰略性質來建設。
精靈的首都裡,中央有著最重要的母樹跟精靈皇族的住所,一旦被敵人入侵攻佔,對一族的精靈來說幾乎等同於滅族,讓原本個性其實偏冷淡的精靈,為了守護自己的家園,並不歡迎他族客人進入他們的故鄉。
因此到現在,就算詢問其他人知不知道精靈居住的城市在那裡,得到的答案通常都是一問三不知。
天地對我瀟灑的一笑,他實在是跟一般的精靈有很大的不同,整個人陽光又瀟灑,跟一般精靈那種清冷的性子差了十萬八千里,也不曉得他怎麼養出來的。
可是我很喜歡他這樣的個性,活躍又有分寸,可以很容易跟他相處,又不用擔心他會說出,或做出什麼讓身邊的人會感到不安驚嚇之類的事情。
換而言之,他跟里昂一樣都能給人一種安心的感覺,只是兩種安心感不太相同。
「漂亮!當然漂亮!我們精靈的城市有哪個不漂亮?不過我們也承認,最漂亮的城市恐怕還是屬於森林精靈,他們特別喜歡布置自己的家,整個城市不但翠綠得一片,每一條道路兩旁路上、樹上都還有美麗的花朵天天綻放。」
天地也是一個誠實的精靈,雖然看得出來他以自己族裡的城市驕傲,可是說起最美麗的都市,他毫不介意將這一個美稱贈送給森林精靈的部落。
「你去過森林精靈的首都?」(森林精靈又可稱為山林精靈)
「當然!海精靈的我也去過,那裡也相當漂亮,只是一天到晚泡在水裡感覺不太順暢,所以我還是把森林精靈的城市排第一位。」
「精靈跟精靈之間會時常拜訪彼此的首都嗎?」
「那倒是不會,尤其是海精靈跟暗精靈,幾乎都是窩在自家裡比較多,因為一個喜歡海洋,陸地上並不是他們最好發揮的場所,一個喜歡黑暗,所以照得到陽光的地方他們不愛出來,所以有幾族的精靈,除非必要,否則不會到其他的精靈部族裡亂晃,我是因為我是我們族裡負責傳遞消息跟接待外客的負責人,所以幾乎大部分的部落我都去過。」
……原來如此。
「精靈的部落如此分散,沒有一個統一的城市,我是指真正屬於所有精靈的首都?」
「當然有,雖然族群嚴格來說不同,但是畢竟都是精靈一族,還是需要一個統合的場所,但是另外建造麻煩又費人力,所以我們把森林精靈的首都當城市主要城市,像是我們部落的女王在那裡也有自己的宮殿,你們人類說起精靈的首都,大多也是指安納穆蘇。」
安納穆蘇是森林精靈的首都,以前我有聽女精靈娜娜說過。
「如果有一天,我想到安納穆蘇看一看,你想森林精靈願不願意讓我進去看看?」
安納穆蘇,這可是連修的地圖裡都沒有的城市,我之前有看過光明學院裡的一本書大致介紹過,不過寫書的人是在兩千多年前去的,跟現在的安納穆蘇肯定有很大的不同。
我很想看看書裡那一個被形容為以翡翠建造而城的都市,會是如何美麗的一座城市。精靈的審美觀向來比人類還要強,那麼他們細心建造的家,一定也相當的賞心悅目。
「應該是沒問題,其實安納穆蘇並非完全不歡迎外族的進入,如果真的這樣,就不會有人類寫的那些對安納穆蘇之美的形容。」
看來天地也看過那一本書,畢竟那一本書是對安納穆蘇的形容裡最完整的一個。
「只是想要進入安納穆蘇,就必須得到至少三族精靈部落的承認,以您跟海精靈的交情,他們一族肯定沒問題,然後森林精靈的女王應該也會答應。」
「等等!為什麼森林精靈的女王會答應?」
海精靈那邊有文在的關係,所以我可以理解,但是森林精靈那裡,我怎麼不記得自己跟誰有過什麼交情,難道是娜娜?
這時候天地很詭異的對我笑了一下。
「你不會是什麼草原精靈跟森林精靈的混血王子吧?」看看他的眼睛,搞不好喔!混血的都比較容易出現基因突變。
「當然不是,我們王子要是我這模樣,那就太給兩族精靈丟臉了……」
天地翻了白眼,說著和王族相較之下自嘲著自己性格的言詞。
但是我覺得,要是他是草原精靈的王子,想必也是非常值得精靈誇耀的一件事,畢竟有哪一個精靈跟他一樣如此充滿親和力?
「那為什麼森林精靈女王會答應?」
「您忘記了,可不代表我們精靈會忘記,當年的精靈祭典,您可是讓一個精靈公主跟人類有了出乎意料之外的結合。」
不、會、吧?
我一張嘴差點沒張得連下巴都掉下來。
「那個公主是森林精靈的公主?」有人跟我說過這一件事情嗎?
天地點點頭。「幸好當初女王從母樹接手撫養的孩子不只一個,要不然如果只有那麼一個公主,接任王者位置的只有一個時,當初的結合絕對不可能那麼順利,說起來女王還必須感謝您間接的為她解決一些小問題。」
我當初只是自說自話而已,說不定那個少年根本就沒有聽到,而且他會在那裡,恐怕早就已經打算好要進行搶公主的這一步,有我沒我都沒差別吧?
天地笑了一下,好像可以看透我腦子裡正在轉的念頭。
「說出的話,總是有在場的精靈聽到了,您在裡面的確是加了一點助力,女王很疼愛公主,不願意她不快樂,而且能幫女王確認下一任王者是誰,也省了一個麻煩,想要成為王者必須通過試煉,如果公主想要和王子競爭,固然不會有什麼生命危險,可是都是一個為難,王子也很疼愛公主,儘管王子是最適合繼位的人選,但說不定會把機會讓給公主殿下。」
這叫什麼?蝴蝶效應?
當初簡單的幾句話,竟然可以換來這樣的結果?由此可見,話果然是不可以隨便亂說的。
「所以是說我還沒辦法進去安納穆蘇就是了。」
森林精靈女王會同意是一個意外,除了這兩個精靈部落之外,我可不記得自己跟其他的精靈部落有什麼特殊關係。
天地雖然是草原精靈,但是他說過自己住的地方離草原精靈首都有一段距離,現在大部分時間又都是在奇斯的部隊裡擔任斥侯,也不是什麼王子,應該不可能從他那邊得到什麼幫忙。
「不,我相信您可以進去,您的身分現在可是大名鼎鼎的聖者,而且能跟元素之心溝通,單單這一點,我想就沒有哪一個部落的精靈會反對。」
「真的?」
雖然我發現最近好像沒有什麼機會能聽到元素之心的聲音,這個我問過其他的精靈,他們說那是因為我最近的生活很安全,而且是很幸福。
通常元素之心會跟人類或是精靈等生物溝通,都是在有重要的事情要傳達時才會進入內心,因此並不是隨時隨地都可以跟元素之心對話。
想知道元素之心是否遠離自己而去,單單看自己魔法的運用就可以知道,沒有了元素之心的青睞,元素精靈也不會熱絡,同樣階級的魔法使用出來會更耗力。
如果我的魔法在集合元素的時候跟平常一樣,或是更順利,那就代表元素之心並未遠離自己,自己依然是受到照顧的那一個。
以我目前的狀況,很明顯的,只有再好沒有更壞,因此元素之心並未遠離我。
「當然是真的,精靈從不說謊。」天地很驕傲的樣子,讓我笑了起來。
每一個精靈通常都很有自信,所以多多少少都帶點驕傲,只是他們會把這一部分給隱藏起來,給一般人清冷的感覺。
可是天地一點都不隱藏自己身為一個精靈的驕傲,偏偏又顯得如此的自然不讓人討厭。
「是啊!精靈不說謊,那天地告訴我,你有沒有喜歡的人?」
天地眨了眨眼,臉紅了一下。
「精靈是不說謊,但是也不代表什麼事情都要說吧?」
「那就是有囉?」
「有就有,怎樣?」
「漂不漂亮?可不可愛?身材好不好?跟你一樣是草原精靈嗎?還是其他部落的精靈?什麼樣顏色的眼睛?什麼樣顏色的頭髮?哪一天可不可以帶我去看看?」
我故意問出一大堆的問題,天地一副快要昏過去的樣子,讓旁邊的幾名魔法師也跟著笑了起來,隊伍後面的笑聲在行進間有點突兀,只是好像每一個人都已經習慣了一樣,除了繼續趕路之外,臉上也露出微微的笑容來。
戰爭並不適合笑聲,但是,現在只是行進中,或許輕鬆一點會讓每一個人都感覺好過一些是不是?

就像天地所說的那樣,我們大概僅用了一天左右的時間,就抵達一座中型的城市。
比奇斯的規模還要小,以泰勒迦納面積廣大的前提下來計算,只能算是中型的城市。
這個城市跟一般的獸人城市比起來相差不了多少,一樣喜歡用岩石做建築材料,整座城市一樣髒兮兮的,沒有什麼花花草草的環境美化。
城市裡的獸人似乎已經知道他們的戰士已經失敗的消息,因此當我們一出現在他們的視線範圍時,可以清楚看見城市周圍的獸人開始警戒,並且還算整齊的跑回自己的崗位。
住在這裡的獸人數量並沒有首都來得多,也看得出來幾乎都只剩下女性跟老者,小獸人應該是被藏到比較隱密的場所,因此完全不見蹤跡。
里昂並沒有一開始就發動攻勢,立刻攻打這一個城市,而是在明知道不可能的狀況下,依然先對獸人喊話希望他們可以投降免得增加無辜損傷。
但是這些頑固的獸人完全不會在這一方面多做考慮,他們二話不說的拿起武器,等待與里昂所帶領的軍隊交戰。
我在後方仔細的評估在場能夠戰鬥的獸人數量,總人數大概只剩下不到三千人,而真正的戰士只有三百名左右,雖然總數和我們的士兵數量相當,可是他們畢竟不是真正長年在戰場上征戰的獸人,真要打起來,別說是里昂了,其他人想要以一擋二都不會有問題。
因此當獸人拒絕接受里昂的承諾時,一場小規模的戰爭就馬上開戰,即使有城牆的幫助,但是連首都泰坦城門都有辦法一劍劈開的里昂,又怎麼可能讓一個普通的城鎮抵擋他的攻擊?
我看見他高舉著大劍劃過城門,而隨後的戰士直接就合力撞開城門,城牆上的弓箭在堅固的盾牌抵擋下根本沒有辦法發揮多大的效用。
我方的軍隊幾乎是毫無損傷的就進入這座城市之中,里昂等人不願意對這些女性獸人跟老者下重手,所以幾乎都是用最快的方法打昏或重傷對方後,立刻接著對付下一個迎擊的獸人。
這一場小規模的戰爭很快的就結束,後面的魔法師甚至沒有多少機會可以使用魔法,一個個的獸人被綑綁起來關進本城城主府裡的地牢之中,那同時也是這個城市的主要監獄。
我們也發現了躲藏在城主府倉庫中的一群小獸人,超過一千名的小獸人每一個都瞪著充滿仇恨的雙眼看著我們,甚至有幾個小獸人直接就衝上來想要殺了我們的戰士。
但是連他們的父母親都對付不了的戰士,他們又怎麼可能有機會撼動,沒多久這些小獸人就被抓起來跟他們的母親關在一起,一下子這一個城市又變成像是空城一樣。
從一開始出奇不意的戰法,讓我們獲得佔上風的機會,尤其獸人在這遭受奇襲時的應變能力並不好,所以從任務一開始,我們都算是順利完成每一個環節。
如果可以,我真希望每一場戰爭都可以如此的順利,但是我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事,獸人裡還有一個萊特華達即將到來,而他才是真正的可怕對手。
「這些獸人要怎麼辦?」
牢獄裡的獸人有不少身上都帶著傷,但是為了消耗他們的體力,免得他們把心思用在反抗上,所以除非垂危的傷者,要不然都不給予救助。
這些獸人認為這是我們對他折磨的第一個開始,一雙雙眼睛裡沒有意外地……只有滿滿的仇恨跟無盡的殺意。
我一點都不喜歡這樣的眼光,但心裡很清楚這是必然的結果。
「等我們完成該做的事情,就把他們放了吧!」
戰場上,里昂並不會抱持著不該有的婦人之仁,在這裡的每一位士兵都懂得對這些獸人千萬不可以太仁慈,因為他們的腦袋裡面對於敵人不會有半分的感激,對他們來說,敵人就是敵人,沒有其他的身分考量。
因此里昂放了他們,不是因為可憐和同情,而是為了下一個步驟,一個還有獸人居住的城市,怎麼樣都比空蕩蕩的城市似乎還要有說服力一些。
等我們將魔法陣畫好,以萊特華達的智慧,恐怕怎麼也想不到還有自己族人在生活的城市,會出現有什麼不該進駐種族,他很快就會把大軍給帶進城市裡,然後或許休息一陣子,等待出兵奪回泰坦的日子。
我看著那些充滿恨意的獸人,在心裡嘆了一口氣。
不是我不想幫助傷患,而是我很清楚這些獸人的危險性,所以沒辦法為了敵人的生命,而想一些有可能給自己人帶來危險的方案。
「走吧!這裡不是休息的好地方。」
里昂想拉著我往牢獄的上方走,我想了一下,確認這裡不會有什麼危險之後,告訴里昂他先離開去準備,我有一些話想對這些獸人說。
「你認為這些話很重要嗎?」
里昂看著我,他還不知道我想說什麼,他這麼問並不是懷疑我會做什麼傻事,而是要我對自己確認,說出來的這些話,會有用處嗎?
「我不知道。」反握著他的手,對他笑了一下。
「很可能一點用處都沒有,可是我想試試看,就算只有一個人聽進去,對我來說就已經足夠,而且我可以告訴我自己,至少我努力試過,你說是不是?」
人,總是要試過才不會有遺憾。
「我知道了,你自己小心一點。」
里昂果然沒有反駁我,總是順著我的心意,讓我做很多我覺得該做的事情。
我又笑了起來。「還要小心什麼,這些獸人都已經關進牢裡頭了,傷害不了我的。」
這些獸人裡並沒有獸人祭司,因此僅隔著鐵籠也不用擔心會遭受魔法攻擊,更何況這些牢籠也經過設計。
獸人的監牢裡大多是用來關其他種族的人類或是精靈,他們深怕這些種族有反抗的餘力,在抗魔力上早就就做得比什麼都還要來得完善。
「總之,小心一點。」
我點點頭,拍拍他的手,看他慢慢的離開這一個地下牢籠後,轉身面對遠處牢籠中用惡狠狠眼睛盯著我看的獸人。
暗處的絡卡似乎是不放心,移動了一下身體,終於跟在我的身後,跟我一起走到這些獸人的面前一起面對這些目光。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