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278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另ㄧ種人生14

第一章

雪地裡,身穿黑衣的軍隊其實相當的明顯,一個個穿著黑色軍服的士兵,一步一步堅定著腳步走向空間之門,每五個人一列,排成漫長的隊伍在雪地行軍。
我在隊伍的最後方,身邊有幾位同樣身為魔法師的人員跟鍊金術師,我們這些人在近距離作戰方面完全不行,但是在遠距離攻擊、大規模攻擊和治療祝福方面,卻是戰場上不可或缺的戰力。
在我們這些人的四周有不少護衛負責保護我們,因為通常大戰一開始,每個人都清楚哪些人員的殺傷力最為可怕,能影響戰局,因此絕大多數的斥候跟刺客,都是二話不說偷偷潛入大後方以殺死魔法師為主要任務。
正因如此,我們身邊的護衛戰力全都相當強大,他們必須在最快的時間裡發現滲入大後方的刺客,然後出手解決,絕大多數人他們擅長的作戰方式跟飛藏是一樣的,飛藏本身就是當修上戰場時,守護在一旁負責殺死來襲敵人的戰員。
跟我靠的最近的,是這幾天裡常常出現在我面前,里昂吩咐負責保護我的絡卡,這一次赫森雖然也有跟來,但卻和往昔不一樣,他並不會常常在我身邊,因為他也有他的工作要做。
這一次修要培養出來的軍官,不只是里昂而已,原本負責保護我的赫森也是其中之一,他在這兩年的時間裡做了不少事,但是幾乎都是以內政為主。
修認為他有對外戰爭的才能,而且想要在軍隊裡讓軍階爬得快,增加戰績會是最好的方法,因此他不會常在我身邊,我甚至沒有太多機會可以跟他說話。
而絡卡是一個長相非常有精神的小伙子,雖然是一頭黑髮跟黑眼睛,膚色也偏黑,可是不曉得為什麼,笑起來的燦爛程度一點都不輸給擁有一頭燦金頭髮卻深沉無比的魔王霍克。
明明他的工作性質跟飛藏一樣,都是平常悶不吭聲的隱藏在陰影下的人,卻偏偏有如此閃亮的笑容。
「你喜歡你現在做的工作?」
因為隊伍最後的我們還身在幕特,因此絡卡並沒有完全隱藏自己,而是跟在我不遠的地方,用彷彿跳躍的方式跟著隊伍前進,我忍不住向他招招手要他過來。
「您是說保護您?」
「類似,我的意思是說,躲藏、刺殺、保護等等這一類的事情,我看飛藏他們做這些事情的時候,一個個臉都面無表情,好像天生就不懂得喜怒哀樂一樣,但是你不一樣。」
我稍微想了一下……解釋,儘管解釋的不是很完全,不過我想絡卡明白了我的意思,他笑得連兩排整齊的牙齒都露了出來。
「小的喜歡、非常喜歡。」
「為什麼?」
我實在不懂得這樣的工作有什麼好值得喜歡的,像現在還好,我可以叫他過來聊聊天幹什麼的,但是一旦到了戰場上,就必須跟飛藏他們那樣,隱藏在連自己人都不見得知道的地方,甚至一整天下來很可能都必須維持同一個動作,不能說話也不能做其他的事情,這對我來說是一件非常困難的是,更何況他看起來如此活潑。
「為什麼啊……」
他皺起眉頭,一副好像我的問題完全難倒他了一樣。
「小的還真沒想過這一個問題,當初只是覺得這麼做自己很有滿足感,現在大人這麼一問,我仔細想想,好像、或許是因為我從小就是一個孤兒,跌跌撞撞的長大後,一直都在街道巷子裡遊蕩,肚子餓了就偷點東西吃,累了就找個地方睡覺,管不了是不是能夠遮風避雨,每天就是這樣過活,沒有任何的目標。」絡卡靦腆的笑了一下。
看著臉上並沒有多少滄桑感的他,我很難想像他過去過的都是這樣的日子。
「那時候那樣子過也沒覺得哪裡不好,直到城主頒布的命令下來,嘿嘿!我知道那是聖者您的提議,小的一直很感激,我看著那一道可以讓一般人學習各種之事的福利法令,不曉得為什麼,突然間毫不猶豫的就想辦法要自己擠進去成為其中的一分子,不曉得小的這麼說,您能不能了解那種感覺,因為小的實在沒讀過多少書,不懂得形容。」
他又是皺眉又是歪嘴巴的,非常惹人發噱的表情,只是如果我笑了,絕對不是因為那表情所引起。
「我想我可以了解。」我對他這麼說。
結果絡卡的整個臉亮了起來,一雙眼睛甚至有一種快要發出光芒的錯覺。
「真的?聖者真的能明白?」
絡卡好像覺得我可以明白他這一個階層的人的想法,是一件很不可思議卻又榮幸的事。
這個小子真的是完完全全地把自己的心事給寫在臉上,我不用問都可以猜得出來。
「我想很多人都曾經歷過類似的事情,不管是活在什麼樣的生活裡,人的一生總是會有庸庸碌碌的一刻,然後在某一個日子裡警覺,自己不應該在這樣繼續過下去,因為……屬於自己的人生只有一次……」
那我的人生算是第幾次?因為我的意識我的靈魂依然存在,因此即使到了另一個世界,依然是只能算一次?還是該認為老天給了我第二次的機會?
絡卡似乎明白又似乎不太了解。
「這麼說好了,你找到了自己存在這個世界的意義,因為這一份工作,讓你覺得自己是被需要的。」
就像我來到這裡,一開始依然和過去沒什麼不同,但是隨著和周遭的人感情越來越深,尤其有一雙美麗的眼睛始終看著我時,我終於了解到,只有自己感覺到,有人看著自己、有人需要自己時,你才會真正了解,自己是真的活在這個世界上,因此快樂、因此幸福、因此開始擁有許多永遠都不願意忘懷的回憶。
這次絡卡了解了我的意思,他很用力的點頭,因為他的確是找到了相同的感覺。
「沒錯!所以我喜歡這一份工作,雖然它的確很陰暗,有時候又很枯燥,可是,我就是在每一個時間,就算是很短很短一個眨眼的時間裡,我都覺得……」
他用力抓頭,一副很努力在找字彙的樣子,我笑了起來。
「不用想那麼多,很簡單的幾個字,我剛剛說過的。」
「我是被需要的!」
絡卡想起了我剛剛說的話,笑得滿口白牙全露了出來,身邊幾個聽到我們在說話的魔法師跟赫森,全部都笑了起來。
這時,隊伍最後的我們終於也來到空間之門前,沒有人從空間之門裡出來警告,代表著空間之門的那一頭一切都順利。
稍微放下心裡的緊張,雖然我相信里昂一定辦得到,但是就是會緊張。
看著又回到自己崗位的絡卡,我明白自己緊張的原因,因為我明白,里昂是我活在這世界上,代表我活著的最大象徵,從一開始……我相信也可以到最後……

當我穿過空間之門時,我看見周圍被放倒的獸人戰士,四下並沒有屬於我們這一方的人,里昂就站在祭壇的門口處,從他望著我的目光,我知道他在等我。
我走向前,在他面前幾步的距離停下,這是沒辦法的事情,誰讓我這幾年身高好像一點都沒長,偏偏這傢伙一直在長高,想要嚴肅的面對面說話,就必須隔這麼遠,而且一樣頭會仰得很高。
「大家都安全了?」
他點點頭。「相當順利,畢竟我們已經為這一天演習過許多次,不過獸人對兩年多前的失蹤事件還是有著戒心,比我們預估的多了一點小麻煩,他們在四周放了一些魔法結界,這些結界有預警性,一旦觸動結界,泰坦那裡的獸人就會發現問題。」
這一次的行動整個過程我也了解,在進入空間之門之前,必須先丟進一種可以麻痺獸人嗅覺的煙霧,因此丟進去的時間必須算得剛剛好,絕對不可以在獸人交接或是巡邏隊到附近的時候丟下,這個絡卡他們有事先調查過,所以沒有太大的問題。
一旦麻痺了獸人的嗅覺,我們隊伍前方速度最快、動作最為靈巧的草原精靈斥候會在最短的時間裡從空間之門進入祭壇內部,以偷襲的方式刺殺守在門口的幾個獸人,不管有沒有得手,我方大軍都會在一定的時間裡從空間之門進入。
這是為了預防草原精靈一旦失手,我們還可以用人海戰術盡快解決獸人,讓他們沒有更多的時間可以招呼援手,並且絕不能讓他們發現祭壇已經可以重新使用的這個祕密。
「誰發現了結界的存在?」我才剛發問,一位美麗的精靈就來到里昂身邊。
草原精靈跟海族精靈最大的差異,在他們的膚色不像海族精靈那麼白皙,草原精靈的膚色帶有一種被太陽曬過的蜂蜜色澤,髮色大多為草原綠或是比較深色的金黃,可以藏在草原中不容易被發現。
而叢林精靈膚色偏白,髮色多為新生葉片般翠綠,或是陽光一樣的金色,這是最簡易分辨每一種精靈的最好方式,當然其中會有一些比較不一樣的異類。
精靈喜歡稱呼這些格外不同的精靈叫母樹的藝術,認為這些外型比較不同的精靈,是因為母樹創造生命那一刻,有著特別不同的情緒,想要創造不同的美麗,因此而產生這些生命。
我覺得這是一種非常好的想法,也是我欣賞精靈的一點,換成是人類,說不定早就被當成魔鬼的孩子或是異端給燒死也不一定。
眼前的這個草原精靈就是母樹的藝術,模樣大致上跟一般草原的精靈沒什麼不一樣,一樣端正美麗又帶了一點狂野的精緻五官,深色金黃的頭髮梳成不少辮子,每一個辮子的尾端有著羽毛跟一種金屬束環做裝飾,一般來講,草原精靈的眼睛多是綠色或是金色,要不然就是比較少見的天空藍,但是這一個草原精靈的眼睛竟然是一種很特別的藍綠色。
藍綠色不是一種清澈的顏色,因為它已經混了兩種的顏色在裡頭,所以在大自然界,這種顏色的物體,例如寶石,大多都是呈現非透明的狀態,然而這一個草原精靈雙眼的藍綠色,是乾淨、透明,就像一顆最美麗的水晶。
我從來沒看過有誰的眼睛是這樣的色澤。
草原精靈發現我注視他的雙眼,笑了起來。「我的族人說,這是母樹在創造我的時候,因為覺得藍天跟草原都是一樣的美麗,哪一個也不想放棄,所以乾脆將兩種恩賜合在一起,我的名字,用人類的語言來說,就叫做天地。」
「非常特別又美麗的顏色,在沒有看過你的眼睛之前,我從來不曉得這個顏色可以這樣的美。」我衷心的稱讚。
「謝謝!」
天地顯得很高興,不過現在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對我點頭示意後他轉過頭對著里昂,綁成一條條辮子的長髮隨著他的動作甩動,不是很飄逸的那一種,可是充滿乾淨俐落的味道。
「所有的獸人都已經處理好,結界的部分也都已經完全隔離,除非有人挪動那些擺放好的魔晶石,不然不會有機會觸動泰坦那方面的警戒。」
「很好。」里昂感覺到我的疑問,跟我解釋。「天地就是發現結界的立功者,他不但是最佳的斥候,同時還擁有一手高明的結界探測手法。」
「草原精靈的技能?」
天地搖搖頭。「不,這多虧您提議的決定,雖然我在族裡有學習到這一方面的技巧,但是真正獲得更高深的了解,卻是從剛開辦的學院裡,自飛藏先生的手裡傳承,他是一個相當好的老師。」
我很難想像飛藏當老師會是什麼樣子,身為一個老師應該要懂得滔滔不絕,偏偏飛藏這個人沉默的要死,幾乎是能不說話就不說話,沒想到他竟然會到學院裡教課?
天地看來也很明白我的疑惑,因為不管是誰,就算跟飛藏只有一面之緣的人,都會清楚認知飛藏是多麼沉默的一個人。
「聽說是城主……現在或許應該說國主大人的命令,因為根據您留下的指示,越是聲名赫赫或者越是高強的人即可成為學院的老師,更能帶動人心往學習的方向前進,因此學院一開始,貴國國主幾乎是用盡手段請了各階層的名師來教導,我沒上過火武戰技課,但是我認識的人裡有上過泰爾大人的課程,據說相當火爆。」
我笑了起來,又一個一輩子都不適合成為老師卻成為老師的個案。
短短時間裡,我接連聽見有人因為當初我設想的學院而得到自己所想要的知識,甚至是信心跟希望,感覺上就像是一個無意間撒落土裡的種子,在經過漫長的時間後,竟然綻放了最美麗的花朵。
儘管用了最大努力的人不是我,但我卻同樣的感到驕傲,而且相信有一天,美麗的花朵會結果,會有更多的種子,然後慢慢的將四周的土地,都撒落自己的種子,開出一片盛開的花園。
到那時候,如果奇斯真的可以統一整個大陸,這些花朵可以將整個世界,變得更加五顏六色,更加的鮮明生動。
里昂摸摸我的頭,似乎在稱讚我當初的建議,不過不像是長輩對晚輩的那一種撫摸,儘管手部的動作很溫柔,卻又有一種狠狠拍伙伴肩膀說幹得好的味道,我很喜歡,可是天地在一邊,不方便開心的在里昂臉上滿臉地親吻。
沒多久,又有陸陸續續各部隊的隊長前來報告手邊工作順利完成,赫森是其中的一個,他微微的對我點頭示意,但並沒有多說什麼,很專注的做著他該做的事情,就像他的個性。
我們的時間不多,下一次守衛交接的時間只有半天,接下來我們必須除掉下一批輪班的守衛,這可以為我們多爭取一些時間,在泰坦那裡的人還沒奇怪為什麼交接的守衛沒有回到首都之前,我們要布置好一切,甚至先一步進攻泰坦。
如何進攻泰坦,不是我可以知道的祕密,為了防止這一次計畫被洩漏,每一個執行任務的人在出發前都只是反覆的練習他們必須完成的作業,而我的作業不需要反覆練習,我只必須在戰士作戰後想辦法搶救每一個生命。
因此我不曉得接下來里昂會帶領這一個可以說是龐大的隊伍做什麼,對這個,我不好奇,也不多問,那只會造成里昂的困擾。
如今的他,正一步一步的往一個朝向顛峰的階梯上走,我可以跟著他一起前進,或是看著他前進,就是不能讓他為了我而停下腳步。
「等一下赫森跟絡卡他們會帶你到後方準備,我們沒有太多的時間,所以如果有任何讓你不安的事情,可是你卻找不到我的時候,赫森他們會告訴你怎麼做好嗎?」
里昂有點擔心我,他知道我不喜歡戰場上的一切,但是卻為了他也為了自己前來。
「放心,我知道怎麼做,已經不是個孩子了,不需要為我操心,你去做你該做的事情,我也會好好的待在我該待的地方,等待我接下來必須要做的事。」
里昂牽住我的手,緊緊的握了一下。「你要知道你接下來要做的事情,非常重要。」
「我知道。」
我不會因為在隊伍的最後方,沒辦法像其他戰士一樣往前衝鋒陷陣就小看自己要做的事情,很多時候,人必須給自己自信,不小看自己,才能好好的完成每一個任務,讓所有的計畫成為一個完整的圓。
里昂明白我懂,所以這一次他放心的放開我的手,果斷的離開我的視線,去做他該完成的事,這一刻,很奇異的我的內心沒有半點的失落,也不因為他的離開而寂寞,我可以感覺到,自己的生命,似乎也開始漸漸的完滿。

「聖者真是一個漂亮的人兒,光是看著他,心裡就會有一種很安心的感覺。」
天地跟在里昂的旁邊,想到剛剛稱讚自己眼睛美麗的人兒,心裡面有一點點騷動,精靈都喜歡美的事物,尤其是像蘭這樣如此自然,沒有掩飾的美麗,就算張揚,卻一點都不惹人感覺到刺眼。
「很多人都跟你有同樣的想法,但是他自己一點都不覺得。」
里昂笑了一下,他知道珍愛的人儘管對自己的容貌自戀無比,卻矛盾的老是認為自己其實很差,是個光有美麗外皮沒有多少內涵的草包。
天地抬起眉。「這算是好事還是壞事?」
里昂笑了起來。「有時候是好事,有時候是壞事。」
「怎麼說?」
里昂現在的身分雖然算是天地的上司,不過因為兩個人相處的時間不算太久,再加上里昂本身就不是很難親近的人,因此天地對他沒有任何的顧忌,想問什麼就問什麼,草原精靈的心通常沒有什麼祕密,他們喜歡分享所有喜怒哀樂的事。
「好事是,單是他的外表,就可以讓很多人看著看著就忘記自己,要是他真正認知並且承認自己其實很棒,恐怕天底下很少有人可以逃過那種魅力。」
天地認同的點點頭,剛剛他在蘭看著自己時,其實自己也為他的容貌傻眼,精靈常常自傲自己是所有種族裡最美麗的一種,但是遇到蘭,這個公式很顯然不成立。
單單外表跟內心的澄澈就有這樣渾然天成的威力,要是他在對自己的內在更自信一點而且懂得利用的話,絕對會產生很可怕的現象。
「至於壞事是,他常常覺得自己輸了我們很多很多,以前老是把這樣的心情悶在自己心裡,讓人看著就覺得心疼難過。」
天地注意到里昂用了「以前」這個字眼。
「現在他不會了嗎?」
「好很多了,否則你會常發現他會把自己的心神放空,難過的不曉得看著何方,讓人有一種其實他並不存在的感覺。」
好像隨時隨地都會消失,因此他跟傑瑞特他們才總是喜歡對蘭摟摟抱抱,不只是因為喜愛,還有因為怕他真的就這樣消失,如果不藉由接觸來確認他的存在的話,他們已經無計可施。
「真難理解。」
天地不懂那樣一個可以想出這麼多好的計畫、好的建設,可以幫助那麼多人的腦袋,自己的主人卻半點也不覺得這個腦袋充滿智慧,難道他覺得這些智慧其實隨地都可以撿得到。
「蘭認為,他知道的這些知識都是他的族人教導的,如果沒有這些被教導的知識,其實他什麼也沒有。」
「能懂得運用這些知識本身就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情,天底下可不是每一樣生物都跟母樹一樣懂得創造。」天地給了一個非常中肯的回答。
「的確是……」里昂看了天地一眼,發現這草原精靈的個性非常的好溝通,甚至比文還要聊得開,這是草原精靈本身的特質嗎?還是天地自己本身的特質?
「怎麼了?」天地當然注意到里昂對他的注視。
「或許,有機會你可以跟蘭多多聊聊,你有一些他缺乏的東西,而這東西是他所需要的。」
天地又抬起了眉,他對自己很有自信,但是教一位博學的聖者?
他非常懷疑有什麼東西是自己有而聖者沒有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