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278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另ㄧ種人生13

第二章

「奇斯的聖者出現了?」
霍克看著手中的資料,筆直的劍眉揚起,這可以說是這兩年來最讓他感到……訝異?還是該說驚喜的一件事?
原本那個小傢伙就是一個閒不住的人,失蹤這麼久的時間,他還在猜想八成是遭遇到什麼不測,可惜著天底下又少了一樣可以引起他興趣的人事物,並將大部分的心思放在戰爭上時,誰知現在又會聽到這一個消息。
「是的,根據消息,之前他出現在奇斯的軍營裡,雖然全身都披著斗篷,不過臉上的容貌很容易就可以認出來,身邊也跟著過去總是在身旁護衛著的紅髮戰士。」
阿摩茲看著自己的老師,有點好奇為什麼霍克會對在意這樣一個人物,過去這位聖者在奇斯的經歷的確是相當令人注目,但是不過就是個擁有聰明頭腦的文職人員而已,現在是戰爭時期,一個聰明的文職人員很難改變什麼。
霍克笑了一下,能明白阿摩茲心裡的想法,他們都是在政治上、軍事上打滾許久的人,自然了解什麼樣的人對戰局會產生什麼樣的影響。
那個小傢伙擁有一顆聰明的腦袋,卻沒有足夠的野心,他可以提出千千百百個讓自己人馬更輕鬆更強盛的方法,卻不利用這些方法將所有的勢力握在手中,這樣的人就算登上了最高的位置,也頂多是別人手中的傀儡。
不過……那個小傢伙絕不會是任何人的傀儡,他的個性不會允許自己成為別人操控的傀儡。
「阿摩茲,如果一個人的一生中不管什麼事情都算盡利益,那樣會少了很多樂趣的……那個小傢伙的價值不在於轉瞬間的翻雲覆雨,而是在於他可以給整個大陸帶來什麼樣的改變,如果有一天飛齊可以統一全大陸,他腦子裡的智慧將成為國家最堅固的基石。」
況且,他注意他,一開始的確是因為算計,但是後來……
「那麼我們要想辦法把人給奪過來嗎?」
只要是霍克說的話,阿摩茲向來都是給予最大的信任,如果霍克說那一個聖者會是國家最堅定的基石,那麼他就相信那位聖者可以。
「不用,我會想辦法,你將現在將所有的注意力放在戰事上就行了。」他想親眼看見那一張臉龐的所有喜怒哀樂。
多年過去,不曉得那一雙多變的眼眸是不是依然乾淨如昔。
「是的……大人,我們真的不需要對奇斯的攻擊想出因應的辦法嗎?」
自從奇斯與飛齊對戰時,出現了大陸最強大的種族──龍之後,原本自信不可能會有重大損失的他,現在已經感到有點徬徨,而且事實也證明這一點,儘管奇斯前進的速度相當緩慢,卻異常紮實,而飛齊卻在不斷損失自己的領土。
「關於這點不需要我們操心,左相不是一直在煩惱自己的勢力無法觸及軍方嗎?」相信他會非常高興接手這個攤子。
阿摩茲了解左相的野心,但是他和霍克不同。「屬下了解這一點,但是就算左相願意想辦法解決,有沒有能力解決又是另一回事,屬下認為左相並沒有能力帶領軍隊,對抗擁有巨龍的奇斯。」
霍克看著阿摩茲,這兩年多來的戰役讓阿摩茲成長了許多,也變得更適合在戰場中生存,但如果說要他完全接手自己的工作,卻還是缺了不少經驗及魄力、衝勁。
「阿摩茲,這世界沒有我,每個人依然會好好的活下去。」
阿摩茲愣了一下,不明白自己的老師說這話是什麼意思,就算那是事實,但是聽起來就是讓自己覺得難受,他一點都不喜歡他話中的那個可能。
「我從來沒有想過自己可以活多久,就算每一個人都認為我可以帶領軍隊,獲得一次又一次的勝利,但是每一次出戰,我都會先設想自己可能會死在那一場戰爭上,從不認為自己是那一個可以歷經百戰卻依然不死的人。」
「在我心中,老師就是那樣的人。」
霍克微笑:「謝謝!但是活太久有時候不見得是一件好事,你能明白我剛剛說的那一番話代表什麼嗎?」
阿摩茲消瘦的臉龐因為咬牙的動作更顯得有稜有角。
「我知道你明白,這世界不是沒有我就不會繼續動下去,有一天我也會死,但總是要有人接替我的位置,我希望那一個人會是你,會是我的孩子,甚至是我那幾個不成材的孫子……但如果左相能辦得到,我也不介意他擁有能保護飛齊的力量,而我們現在站在這裡,就不要花太多的心思去想那些,畢竟我沒有強到可以一邊應付大名鼎鼎的飛鷹將軍,一邊還要應付繼承『不敗戰將』威名的修.亞倫提特。」
「所以如果左相想要承擔這責任就讓他去,如果他成功了,我只會高興,不會對他終於能插手軍務而有任何的不滿,不過如果他失敗,我也只能說至少犧牲的不是我一手帶領出來的士兵。」
戰場上總是要有犧牲的,他不是完人,不可能完美兼顧一切,但是他夠無情,只要不是他一手帶領出來的手下,他可以漠視那些犧牲。
「屬下了解了。」
阿摩茲再一次為自己的老師感到由衷的敬佩,短短一席話,讓他再一次學習到身為一個領導者該有的冷靜和態度,雖然跟在老師的身邊已經這麼久,可是不管在什麼時候,老師身上永遠都有值得他學習的地方,這教他怎麼不因此感到驕傲,驕傲自己可以擁有整個大陸上最強大的老師。
「但是,屬下必須重述一次,在我心中,您的確是那位可以帶領軍隊獲得一次又一次的勝利,可以歷經百戰卻依然不死的英雄!」這是他再堅定不過的信念,絕不動搖。
霍克笑了起來,有點無奈,也有些感動。
「我寧願你的信念可以自己絕對能活得比我更長久……去吧!下一個任務也該開始執行了。」
「是!」
欣慰地看著自己的學生越來越有大將之風,霍克把玩著手中的拆信刀,跟阿摩茲說的每一句話,都是他心裡最真實的聲音,只是這聲音裡還有著更複雜的言語,連自己都不太想去仔細傾聽的言語。
當年的四大戰將中,先死了一個亞倫提特,誰知道下一個會不會是他,他真的一點都不期待自己可以活的比其他兩人長久。
一點也不期待……

***

當我意識完全清醒時,我一點都不想張開雙眼。
不過,這是有經過一個過程跟順序的,人剛起床的一瞬間,腦袋都是迷迷糊糊,別說是記得昨天晚上發生什麼事了,很可能連自己叫什麼名字也不一定答得出來。
所以當身體得到了充分的休息後,我懶洋洋地張開雙眼,感覺到四周的光線非常明亮,清楚的告訴自己──現在天色已經不早,但是自己依然想在被窩裡繼續窩一段時間,懶得爬起來。
接著我閉起雙眼往最溫暖的地方縮了縮,這不動作還好,一動作整個身體就痠痛到不行,活像是被頭巨龍給踩過去一般,我的意識這才慢慢的回籠,慢慢地想起昨晚發生了什麼事情,也漸漸發現最溫暖的地方是哪裡。
經過上面的步驟,回到最初我說的話,我現在的意識是完全醒來的,但是我一點都不想張開眼睛──
「如果你閉著眼睛是想要繼續睡的話,那麼眼珠子就不要轉來轉去,腦袋也不要想太多,好好睡一下……但是如果你閉著眼睛只是想逃避現實的話,我會拉你起來,讓你吃點東西,你經錯過了早餐,午餐也已經過了一段時間,我不會讓你就這樣餓下去,那對身體不好。」
熟悉、溫柔、低沉且讓人安心的聲音在我的腦袋瓜上方響起,以上的形容詞是過去我會用來形容里昂聲音的所有用句,現在我說不定會多加幾個性感、擾亂人心等等之類的說法,這聲音逼我不得不面對昨天夜裡的瘋狂,也害我一張臉開始無法控制的發熱。
「我還沒醒來。」還沒想到要怎麼面對現實,所以決定還是先暫時迴避一下。
「你醒來了。」
我剛剛的話好像變成了提示音,里昂直接伸手撈住我的身體往上一拉,輕輕鬆鬆地就讓我坐在他的身邊,一堆柔軟的靠枕上。
我瞪他,他看著我,臉上不像我會發紅又發熱,相反的他不但跟平常一樣的冷靜穩重,甚至還一副精力充沛的樣子。
「為什麼我們同樣辛苦了一個晚上,你還這樣活力旺盛!」不公平,太不公平了!
「因為你的體力太差。」
「這跟體力雖然有關係,可是就算是一個壯丁,在射了那麼多次之後應該也要精神萎靡才對啊!」因為太過激動,我完全沒意識到自己講了什麼異常黃色的話題。
里昂看著我,臉上的表情非常的奇妙,要說是訝異,卻又帶著忍笑,說是要笑,偏偏又有點傻住,我被他看得也呆了一下,腦中自動把剛剛自己說的話給重播一次。
就算是一個壯丁,在射了那麼多次之後……
……
啊!殺了我吧!看我說了什麼恐怖的話!天啊!沒臉見人了!
我丟臉萬分的想要把里昂手中的被子重新拉過來把自己給捲成一團,偏偏里昂的手抓得可緊了,我身上又沒有半點力氣,懊惱地乾脆把臉往床上埋,對著床墊開始歇斯底里的大叫。
叫沒幾聲,身體又被里昂給強制撈起來,讓我直接坐在他身上,抬起我的臉,兩人大眼瞪小眼。
「後悔了?」
「切!我是那種會為這種事情後悔的人嗎?」男人說做就做,不繼續當處男可是一件值得驕傲的事情,幹嘛為這種「榮譽」後悔。
「不是後悔的話,幹嘛躲?」
「我臉皮不夠厚不行嗎?」
「行!行!當然行!起來吃點東西吧!不要餓著肚子了。」
里昂微微彎過身,手一個動作,我這才瞧見床頭邊擺放的餐點,似乎還是溫的。
「很晚了嗎?」
「還好,大家剛用完午餐沒多久。」
他把盤子放到我的大腿上,將叉子遞給我,我接過叉子,看見放他手邊不遠處的書。
「還在看那一本戰技心得?」
「內容寫得很好,我從其中獲得不少收穫。」
我咬著不曉得是什麼醬料拌成的餐點,咬著咬著卻一點都吞不下去。
「不好吃嗎?」里昂馬上就發現我要吞不吞的動作,接過我的叉子插了一小塊餐點放到自己的嘴巴裡。「我覺得還不錯吃,是你喜歡的味道,我想應該是赫森特別讓人調理過的……還是身體不舒服?」
我搖搖頭,雖然現在身體的確是不怎麼舒服,渾身痠痛又沒有什麼力氣,不過人都半躺著了,也不會難受到哪裡去。
「那為什麼吃不下?」
用力吞下口中的食物,我想了一會兒才決定把自己腦子裡亂七八糟的思緒給說出來。
「記得我昨天晚上說的那些話嗎?後面雖然因為一些……小意外來不及說完。」
想到昨晚的激情,我又控制不了臉上紅起來的速度,趕緊深吸一口氣把那些畫面給往外丟出去。
「我會有那麼一點點希望所有人忘記,就是自私地想逃避掉這些我不想要參與的事,我不想整天想著你們什麼時候要上戰場,不想時時刻刻擔心大家會不會有危險,不喜歡滿腦子都想著敵人可能會怎麼對付我們……我老覺得如果大家都把我們遺忘了,那麼我們也可以遺忘這些。」
里昂拿起那一本戰技書,翻開到他似乎正看到的地方,裡面的字跡相當清楚,每一步驟跟該注意的地方,連我這一個不擅長武技的人都可以大概看得懂,可以感覺到寫這一份心得的人是多麼的用心在這一份筆記上。
「所以你看到我對這一本筆記似乎念念不忘,就認為或許我所希望的跟你希望的不同,我可能很期待能將這筆記裡的戰技運用到戰場上?恨不得可以馬上跟傑瑞特他們並肩作戰?」
我點點頭,這一直是里昂的夢想不是嗎?他不奢求自己可以在戰場上獲得什麼豐功偉業,但是他希望這一片大陸可以快一點獲得和平,希望有一天能有人統一這些紛紛亂亂,讓所有的人民都能獲得他們該擁有的和平跟幸福,因此他加入戰局,為的就是可以為自己的目標盡一份力。
「不是嗎?」
「那是一部分原因,但是就像你可以為了我的想法而退一步,放棄把自己隱藏在角落的機會,我同樣也可以為你放棄這些去過平和的生活,畢竟戰爭就算少了我也不算什麼,我並沒有將自己想得那麼偉大。」
「你會很偉大。」
我嘟囔著,深信只要里昂站上戰場,他絕對會是最亮眼的那一個,他是一個天生的戰士、天生的騎士,而且還不是跟赫森同樣古板的那一種。在我心中,可以清楚描繪出一幅畫面,在畫面中,里昂和霍克他們是並肩站在一起的,沒有誰比較高,沒有誰比較差。
「謝謝……不過剛剛那不是什麼自暴自棄的話,以我現在的身分,戰爭少了我的確是不算什麼,如果雷瑟他們可以完成我心裡的那個願景,我不介意陪你一起躲藏在角落,上戰場不是我的夢想,希望世界可以和平才是我的希望,只要你開口,我都會答應你。」
但是那樣的話我不想說,如今大家都深陷局中,我可沒任性到可以無視周遭的一切,說起剛剛心裡的結,都是自己給自己打上去的,感覺上就是明明身現在坑裡,卻還自己拿一把鏟子不斷往下挖,把自己給越埋越進去。
我嘆了一口氣,我知道的事情里昂也清楚,他就是了解我心裡的矛盾,所以才會一切順其自然,等我釐清思緒,搞清楚什麼才是我想要的。
「算了,不談這個,根據人類的一句名言,明天的事情明天才想,不要給自己那麼多的壓力,我們先來說說你我現在的職位吧!都過了兩年的時間,你覺得我們是跟兩年前一樣,一個是軍隊的小隊長,一個是不稱職還兼差做聖者的侍衛長嗎?」
如果依照兩年前麼職位給現在的我們排位置,就算我們無所謂,也一定有人會說話,下面不認識我們兩個的新人,肯定會對突然冒出來的我們有閒言閒語,而認識我們的人現在位置都比兩年前高許多,到時候對著曾經是伙伴朋友,曾經是長官的我們發命令,似乎也會出現尷尬的場面。
「我想城主會有新的安排。」
「升官?」
里昂點點頭。
「為什麼?中間消失兩年突然回來就升官,這會比讓我們待在原來的職位還要讓人心理不平衡吧?」這個我倒是猜不出來為什麼,在官階上上下下安排的這種複雜人際關係,向來就不是我的專長。
「因為讓我們待在原來的職位,這點肯定是行不通的,之前單是讓你的身分又是侍衛長又是聖者,這樣就不是一個很好的安排,所以也沒必要繼續下去,至於我這裡,我並不介意再一次從頭開始,但我想這兩年來我們的確是沒有參與任何的戰事,不過我們這次回來,卻帶了不少功勞,單單是那些寶藏,換成是在飛齊這樣的國家,就足夠讓我們從平民百姓變成貴族,從貴族變成一個高官,千萬不要小看我們帶回來的那些東西。」
我一臉恍然大悟的表情,我都忘了我們還有那些東西,這的確是一份天大的功績。
看著我的表情,里昂又好氣又好笑。「你平常為了賺錢什麼奇奇怪怪的辦法都想著去辦,現在那麼大一筆財富在你手中,你竟然忘得一乾二淨。」
我翻白眼。
「拜託!我喜歡錢,卻對收集財富沒有那麼大的興趣,錢只要夠用就好,我們兩個人哪用得了那麼多,多出來的那些擺在倉庫裡不就是一堆的石頭和金屬而已?誰會記得一堆石頭跟金屬的事。」
我跟龍族可八竿子打不著邊,一點關係也沒有,而且弄太多錢在身上反而活得有壓力,我才不幹這種傻事。
「忘記就算了,現在了解整個狀況就行了。」
我看著他,一時之間不曉得該說什麼,他也疑惑的看著我,靜靜的等待我的思緒釐清,最後我嘆了一口氣。
「我在想,究竟是我還停在原地不願意長大,還是你成長的太快,要不是你依然是這樣的個性,我會很擔心有一天你會變得連我都認不得。」
每一個人都在改變,就算昨天和傑瑞特他們只聊了一陣子的時間,我也能輕易的發現他們身上的氣質正在改變,漸漸地少了當初在學院時的自然,有時候在不經意間,就會出現我不認識的表情,讓我覺得陌生。
里昂伸手觸碰著我的臉頰,輕輕地在我臉上摩挲,那感覺是那麼的溫柔,我凝視著他的眼,金綠色的眼眸在這一刻多像是幽深的湖水,湖面上還會閃爍著陽光的色澤,好溫暖。
「人都是會改變的,人的一生不管是誰都會經歷這樣的成長,但是我相信,有些東西是永遠不會更改,就像從我當初看見你,從現在,到未來,我都願意待在你身邊,陪你一起走。努力學習這本戰技,也是希望自己有足夠的能力可以保護自己、保護你,讓我們可以走得更遠……所以,蘭,不要害怕,不管將來有什麼樣的改變,我希望你記得,在這點不會有任何的更改。」
人家說承諾是最可怕的陷阱,一旦被套住了,就翻身不得,所以不要相信任何有關於未來的承諾,只能相信現在,不可以相信永遠。
可是當我將我的手貼在里昂的胸前時,感覺到那一如以往令人心安的震動,看著他多年來始終如一的雙眼,我鼻子酸了起來,眼睛也熱了起來,不管心裡有個聲音是怎樣告訴自己不可以輕易相信……
但我就是相信,深深地將這個承諾給刻在腦裡,深深地相信這個承諾可以長長久久。
雖然我沒有回答里昂,但是我想他已經明白,他總是可以明白我心裡所想的一切,那需要花多少心思去在意一個人才可以辦到?
這樣的里昂,教我怎麼不相信?怎麼不能相信?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