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278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另ㄧ種人生12

第一章

在所有人都離開後,里昂抱著蘭躲在小小的山洞裡,怕稍候的雪山獸追上來後會發現他們的蹤跡,將飛藏遞給他的聚聲波儀也打開運作。
懷裡的蘭呼吸非常微弱,小小的臉因為缺氧的關係膚色有點青紫,重新幫他戴上學習輔助器之後,模樣已經比剛剛好了許多,但是如果繼續下去,他無法保證蘭還能支撐多久。
源源不斷地將身體裡的魔力傳送到蘭的體內,用以減緩蘭因為魔力反噬所造成的不適,不曉得過了多久,他感覺到地面微微的震動,不用多想便知雪山獸已經追了上來,現在正要經過他們藏身的山洞處,看來蘭的魔法陣為修他們爭取了不少的時間,依修他們的速度,如果暫時忽略他們身上的傷時,這樣長的一段時間可以拉長不少距離,但只怕一行人裡有些傷口見骨的重傷者,說不定也會選擇和他一樣的方式解決。
雖然在聚音波儀的作用下聽不見外頭的聲音,不過他從地面的震動就知道一群雪山獸正停留在山洞口附近,恐怕是因為他們剛剛一行人短暫的停留,留下不少味道,讓雪山獸感到疑惑因此停了下來。
里昂的雙眼直盯著洞口,在大量冰雪的遮蓋下,因為正好迎著光線,隱隱約約間他可以看見光影搖動,模糊不清卻足以讓他證實自己的猜測,雪山獸正在外頭徘徊。
這時候他的心情有些矛盾,一方面希望雪山獸可以越快離開越好,這樣自己跟蘭曝光的機會就越少,但另一方面又希望牠們可以停留越長的時間越好,如此修他們就可以獲得更多的時間逃離此地,如果蘭這時候醒著,肯定會貪心的希望雪山獸可以不發現他們,又不追擊修他們。
想到蘭,不由得又將心思轉到懷裡的人身上,儘管自己已經將所剩不多的魔力不斷輸入蘭的體內,但是蘭的狀況依然不見好轉,他必須要想辦法解決目前的困境,否則即使他們可以逃過雪山獸的追捕,恐怕也沒辦法讓蘭安全的回到奇斯。
這時,蘭的眼睛眨動了一下,緩緩地睜開來,里昂訝異地看著那一雙眼睛,即使山洞裡是這麼暗,可是他卻能清晰的瞧見那一雙眼睛流露出的光芒。
不只他看見了蘭眼裡的光芒,蘭也同樣在黑暗中瞧見了里昂專注的望著他的眼睛。
在睜開雙眼的那一瞬間,淚水從蘭的眼角滑落,裡面有著滿滿的感動,還有很多說不出的情感。里昂看著蘭,突然明白之前他所做的決定及跟其他人說的話,其實蘭全部聽見了。
這小傢伙在剛才其實一直保持清醒沒有昏迷過去,只是因為虛弱而沒有力氣,所以才沒有睜開眼睛。
「別哭,雖然這裡還是很冷,但我們一定可以平安離開,所以保留住自己的每一分力氣好嗎?不要哭。」
因為聚音波儀效用依然持續在運作的關係,里昂雙唇貼在蘭的耳邊說,感覺懷裡貼在他胸口的手微微一動,知道蘭聽見了自己說的話,他忍不住想用全身僅剩的力氣緊緊地抱著懷裡這個堅強的小東西,其實從他認識蘭的第一天開始,他就知道在這個看起來脆弱無比的身體裡,有著多麼強的毅力和多麼大的堅持,如果不是因為有著驕傲的靈魂,又怎麼能從一次又一次的生死垂危中度過。
「傻瓜!」根本就沒有半點力氣的拳頭打在里昂的身上,別說是痛了,甚至連搔癢都稱不上。
里昂笑了一下,很高興懷裡的人還有說話跟打人的力氣。
「不是說不要浪費力氣嗎?雖然很小聲,但是我還是聽到你罵我了。」握住懷裡的小手,里昂鬆開懷抱,看見那一張小臉還是紅著眼眶,只是因為缺氧的關係,很努力在喘著氣。
「很難受嗎?」他真的很擔心,尤其現在是在被密封住的山洞裡,雖然因為少了寒風吹襲溫度比外頭舒服許多,不過恐怕氧氣會越來越少。
蘭不願意里昂擔心,所以沒有點頭,其實他的確很不舒服,尤其頭整個是又昏又痛,明明就沒有剩下多少力氣,卻又努力呼吸讓身體獲得足夠的氧氣,他真的好累,如果環境允許,他真希望可以閉上眼睛好好休息。
里昂又怎麼看不出他心裡所想的,想安慰他,卻又感覺到地面一陣震動,看來是外頭的雪山獸怎麼也查不到為什麼這裡敵人味道會特別濃郁的原因,所以決定離開,每一次的震動里昂都可以藉此計算雪山獸的數量,當心裡默數到二十七的時候,震動才慢慢的遠去,這些數量比一開始追擊他們的雪山獸似乎少了一些,就算半路上被他們給殺掉幾個,可是依然少了一點,看來這些雪山獸似乎是顧忌著後方,決定分批一邊繼續追擊敵人,一邊回到自己的地盤守候,免得有其他敵人入侵。
這是一種奇怪的現象,依照雪山獸對敵人趕盡殺絕的習性,照理說在沒有將敵人徹底解決之前,應該是不可能放棄追擊,除非在他們的領地之中有什麼是他們顧忌的事物,像是還年幼的孩子,或是他們認為的珍貴寶物。
感覺震動已經完全遠去,里昂收起聚聲波儀,現在他跟蘭還不能離開山洞,目前的狀況不管是前方還是後方都有雪山獸,附近又沒有更好的躲避場所,因此他們必須在這裡繼續等待,等過一段時間後,確定雪山獸已經離去一段距離,或是放棄追擊回去領地,又或是另一個他不願意想的可能後,他才能帶著蘭離開山洞逃離這個區域。
「雪山獸離開了嗎?」里昂收起聚聲波儀的動作,讓蘭知道目前的狀況。
里昂點點頭。「已經離開了,但是我們必須在這裡等一下,看情況我們再想辦法安全撤離。」他一邊說,一邊仔細觀察這個不大的山洞。這山洞真的很小,空間頂多讓他可以站直身子平舉手臂繞一圈,剛好不會打到岩石壁的大小。
照常理判斷,這狹小的空間在經過方才他們躲避雪山獸的時間後,整個山洞應該會因兩個人的體溫跟呼出的氣息變得溫暖許多,並且氧氣開始減少才對,但實際上卻沒有,這裡的確是比外面溫暖一點,可是空氣始終都非常的清新。
難道是哪裡有縫隙讓裡外的空氣可以流通?
但如果真的有縫隙的話,剛才雪山獸怎麼會沒有聞到他們兩人身上的氣息?
「怎麼了?」
「沒什麼,我在想這個山洞說不定有什麼特別的地方。」
「喔!」蘭的眼睛快要閉了起來,雖然對里昂的話起了點好奇心,可是這麼一點好奇心怎麼也抵不住腦袋一陣陣的疼。
里昂拍拍他的背。「閉上眼睛休息一會兒沒關係,現在雪山獸不在,你可以好好的睡一下。」
蘭搖搖頭。「不可以睡,睡過去就醒不來了。」
蘭對自己的身體狀況很清楚,現在里昂身上已經沒有剩下多少的魔力可以幫助他調節身體魔力反噬的現象,要是不保持清醒的話,一旦昏睡過去又失去里昂的魔力幫助,恐怕想要再醒來就難了。
里昂也知道他的擔心,事實上他身上所剩下的鬥氣跟魔力的確所剩無幾,如果不找時間恢復,接下來就沒有力量可以繼續維持蘭的身體狀況,但是目前出去外頭的話情況只會更糟,所以他才會在發現山洞裡的異狀後,心裡有了一點希望。說不定山洞裡有其他的通道,能通往另外一個比較安全溫暖一點的場所,讓蘭可以好好的休息,自己也可以儘快恢復力氣幫蘭度過這一個艱難的時刻。
眼睛在山洞的每一處搜尋。最後終於在山洞後方的一個角落裡,發現山洞裡的空氣之所以會依然清新,正是因為這下方似乎有著一個未知的通道存在。
里昂一手抱著蘭,仔細觀察之後,察覺這不過是一個小小的機關,山壁上的一個凹槽中有一顆不顯眼的石頭放在上面,他伸手將它取出來,因為光線昏暗,他只能隱約看見裡面有個魔法陣。
「蘭,看得見嗎?」
蘭依靠在里昂的身上,順著他的手往小凹槽裡頭看,里昂這時候也從空間裡取出蘭平常用來照明用的小燈,讓他可以清楚瞧見整個魔法陣的模樣。
「這是一個很簡單的動力法陣,依靠火系魔晶石來傳動。」
里昂點點頭,取了一顆火系魔晶石出來,幸好當初在遺忘森林裡得到不少魔晶石,因此在這種時候才不虞匱乏。
將火系魔晶石放進魔法陣後,地下傳來非常輕微的震動,接著原本看起來好像沒有半點縫隙的岩石地面突然從兩旁開啟,露出一個不小的通道,斜斜往地底延伸。
如果是在平常,里昂或許會猶豫一下才決定該不該進去這個通道裡,但是他看見蘭的眉頭緊緊蹙著,強忍著自身的不適,他二話不說就將小燈往前伸,看見通道一側也有一個跟剛剛那個完全相同的小凹槽,里昂走進通道裡,取下剛剛放在凹槽的魔晶石,順著階梯一步一步往下方前進,大概走了五、六步的距離後,剛剛開啟的機關門,因為失去了魔晶石的支撐,又慢慢的闔了起來。
整個通道陷入一片黑暗,如果不是有里昂手中的小燈,恐怕兩人現在就必須面臨伸手不見五指的窘況。
里昂小心地注視著前方,緊緊將懷裡的人護著,鎮定、沉穩的往未知的地域前進。
***
在修一行人這邊,所有人都迅速的趕路,希望可以趁天色還沒暗下來前和雪山獸拉出一段距離。畢竟雪山獸固然是會窮追不捨的魔獸,但是牠們也有屬於自己的生活領域,只要逃離牠們的生活領域,就不用再擔心牠們會繼續追擊,這樣一來幾個受傷的人就可以順利獲得治療,大家也可以儘快想辦法恢復身上的魔力。
不願意多花一分力氣分心,也因為留下伙伴獨自面對魔獸的事情,讓所有人的心裡都十分沉重,在這路途中沒有一個人開口說話,而芬妮更是感覺到壓力大得喘不過氣來,她趴在雷瑟的背上,不禁想起那一個美麗得不像是人類,卻也不像是精靈的男子還在時,整個隊伍的氣氛雖然沉重,但也比現在輕鬆一些,就算後來他因為魔力反噬沒有多少力氣可以說話,就算在最危急的一刻,那時的氣氛都沒有這時如此的令人無法喘息。
「蘭……很重要對不對?」她跟這些人相處的時間不長,可是她已經可以察覺到那麼一點關鍵。
「很重要,非常的重要,不只是蘭,里昂也一樣,他們是我們多年的好朋友,如果沒有他們兩個,我們今天不會在這裡。」雷瑟默默的回答,他所說的每一句話都不誇大。
如果沒有蘭的一些想法,沒有里昂從中斡旋,他們今天不會那麼順利的完成許多任務,當初是里昂將蘭介紹給他們,是蘭的能力跟意見讓他們受到修一行人的重視,是因為里昂願意待在奇斯,所以蘭也留下來,也是因為他們兩個,今天他們得以順利找到龍族。
就算單憑他們自己的力量或許也可以辦到,可是少了里昂和蘭,所有的事情都不會這麼順利就成功,至少得花上好一段時間。
況且……不只如此……他們兩個人所代表的,最重要的意義不在於他們貢獻了什麼,而是他們給予所有人安心、歡樂,還有像是一家人一樣的團結。
芬妮不懂得雷瑟話裡隱含的意義,但是聽雷瑟說得如此沉重,她也可以明白兩人的重要性。
但……
她不知道自己該不該問,她想問如果那兩人在他們的心中是這麼重要,為什麼他們能割捨得下,換成是她,就算是一起死,也好過將人放在後方獨自逃離。
小孩子的心思雷瑟又怎會不懂,其實在他的心中也有著同樣的想法,寧可跟里昂他們一起奮鬥,寧可跟他一起遭遇危險、守護著蘭,這樣拋下自己的戰友離開,連自己都覺得不恥。
可是如果事情真的那麼容易的話就好了。
他們今天不是單純的在戰場上奮戰而已,他們身負重任,肩上背負的不是個人的生死,還有奇斯每一個人民的將來,只要他們成功將龍族帶回奇斯,那麼他們就擁有和其他強國一戰的實力,因此他們不能就這樣放棄……
一邊如此告訴自己,說服自己,眼睛望向最前方的修,那一張俊美的臉龐,始終沒有更多的表情,明明跟他們一樣重視蘭,喜歡他在自己身邊時那一種安和的快樂跟幸福,一樣希望他可以好好平安的過一生,願意守護著他的笑容永遠永遠……但,卻可以如此毅然決然的放下這一切,在那一張臉上看不到動容,或許因為如此,他才能成為最前方領導的那一個。
龍顏看看雷瑟,她聽見了他跟芬妮之間的對話,也可以了解雷瑟的心情,雖然相處的時間不長,可是她很喜歡那兩個人,一個沉穩得一點都不像是他原本該有的年紀,另一個則是隨時隨地都給人帶來歡笑和滿心的溫暖,乍看之下還真有點像是龍笑跟龍慧長老,只是少了很多的心機,少了猜不透的高深莫測,多了很多他們意想不到的感觸。
跟兩個長老比起來,他們活著及待人處事的方式,更讓旁人隨著一起快樂。
像雷瑟這種可以說是穩重、擅長隱藏心思的人都露出這樣的神情來……她不禁往傑瑞特的方向看過去,那一張總是喜歡帶著笑顏的表情如今一點笑意也看不見,雙唇緊緊抿著,從兩頰的繃緊度也可以猜測到他在怎麼咬牙忍耐。
她嘆了一口氣,知道許多事情的可為與不可為,同時也慶幸自己在一路上到最後的確是盡了力,如果沒有將龍慧長老的暗示記在心裡,真的一意遵行龍舞長老命令的話,就算可以平安到達奇斯完成試煉,但恐怕龍族跟這一群人的心裡也會有了隔閡,他們始終會想起當初龍族是怎麼樣袖手旁觀看自己的同伴戰死。
「他們會平安的。」
龍顏握住傑瑞特的手,她不懂得怎麼樣安慰一個人,說起來她其實也還是一個孩子,龍族的歲數固然長久,可是成長的速度也慢,族裡成年的龍族不會刻意催促自己的孩子長大,在他們未成年前,都允許他們像孩子一樣打打鬧鬧,因此這一次出來的龍族,哪一個不是都依然有著孩子心性,他們只接受過長輩的安慰,卻很少有機會可以去安慰其他人。
傑瑞特點點頭,依然不說話,他很怕自己一開口就是對天怒吼,因此只能壓抑、不斷的壓抑。
「不曉得是不是他們又為我們延長了一點時間。」龍玄遠望著後方,微尖的耳朵動了一下,他一直沒聽到雪山獸追擊而來的聲音,也沒有看見雪山獸的蹤跡,這代表著他們已經拉長了一段距離,現在只要一邊行進,一邊注意掩飾自己的氣息,雪山獸追上來的機會就可以漸漸減低。
龍玄的話不說還好,一說……幾個人身體微微一頓,其實龍玄的疑惑他們心裡也有,蘭的魔法陣固然強大,但是他們卻沒有信心可以禁錮到讓雪山獸遠離牠們的地盤,可是現在眾人已經跑出一段距離,雪山獸依然不見蹤跡,這讓他們懷疑會不會是雪山獸發現了里昂跟蘭的存在,結果發生戰鬥……
一個魔力跟鬥氣已經殆盡的人跟一個魔力反噬的人,面對一群的雪山獸會有什麼結果,大家都很清楚,所以沒有人願意這麼想。
「不要多想,快到奇斯,也就可以快回這裡,我們一定可以找到里昂跟蘭。」
亞南堅定的說著,他之所以不留下來幫里昂的忙,不是因為雷瑟所謂的大局,而是因為里昂的一句話,他太了解里昂,一旦他堅持的事情,往往連蘭都不見得可以更動,尤其是在跟蘭相關的事情上,里昂更不會通融。
既然這是里昂的決定,那麼他尊重他的決定,同時他也相信里昂一定可以平安把蘭帶回奇斯,因為他一直就是這樣一個說到做到的人。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