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278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推倒熊貓大叔

第一章

成長的同時總伴隨著責任的到來。
這是龐貝雷家族中歷史最悠久的家訓,確實,在這個生命脆弱而短暫,每天都有新物種誕生,舊物種滅亡的時代,要保持某一種族的延續和血統的純正性,需要整個家族的不懈努力,以及擁有隨時獻身的覺悟。
龐貝雷家族是大陸僅存的幾支純種人類家族之一,為其他混血人類所仰慕,同時也為自己而自豪。在如今,任何純血統的生物都已經非常罕見,何況龐貝雷家族擁有上百名成員,並且統治著一個繁華的城市。
一切的開端已無從考證,歷史學者只知道,從舊時代的某一個時期開始,異性相吸,同類相戀的真理突然被完全顛覆,那是一個混亂而濫情的時代,生物不再僅僅對與自己同種類的異性有興趣,男人和女人;男人和男人;女人和女人;人和獸;物和獸,甚至物和物都可以相愛相戀,不分性別,無論種族。
生物圈混亂的後果,是導致異性結合機率越來越小,而同性生物的結合無法產下下一代,最終使得全世界的生物種類和數量急劇減少,那是一段極度荒涼而恐怖的時代,到處都是一片死寂。
但是大自然總會蘊藏著無限的可能性,優勝劣汰永遠是生存的法則,擁有強烈感情,過人的適應能力和較強的基因的某些物種,漸漸進化得到新的生育能力。於是養育後代的重任,再也不單獨由雌性生物承擔,而過渡給了部分雄性生物。
簡單的說,就是任何兩種生物,無論物種和性別,只需要有足夠優秀的基因,結合之後,被佔有的一方就會懷孕並產下後代,創造出擁有雙方特性的雜交生物。
這一進化加速了跨物種與跨性別的戀情,而他們的後代則同時擁有父母雙方的能力,人與鳥的孩子會飛翔,猴子與魚的後代既會爬樹又會游泳,生物不再局限於自己原本的活動範圍,擁有了更加廣闊的世界。
但是一切事物都有它的兩面性,生物瘋狂雜交的後果是,不知從哪一天起,世界上突然幾乎找不到純種生物,沒有只會飛的鳥,沒有只會游泳的魚,也沒有只會行走的人類,原來常見到幾乎氾濫的純種生物,頓時高人一等,被保護,被珍惜,獲得有如貴族一般的待遇。
而這其中,擁有幾百人之多的人類家族龐貝雷家族,更是擁有無法想像的地位和財富。
龐貝雷家族的成員並沒有因此而放縱,保持家族血統的純正性,並不是為了地位和財富,而是為了自己身為人類的尊嚴。因此每一代的繼承人,從小就受到嚴格的教育,必須牢記自己所肩負的責任。
作為本代第一順位繼承人,三個月前剛滿二十歲的達因.龐貝雷王子也不例外。龐貝雷家族的習俗中,二十歲既是成年,從那天起,各種考驗便接踵而來,作為在歷代繼承人中也可稱為佼佼者的達因王子,順利的通過了各種測試。
如果沒有意外,今天將會是最後一關,通過的話,達因就將成為家族的新一任族長。
寂靜的議事廳內,坐在圓桌後的大長老雙手交握,抵在下頷,深邃的雙眼深深注視著年輕的繼承人。

「達因.龐貝雷王子殿下。」長老慢慢開口,語氣平緩。
「是。」站在桌前的達因微微挺直脊背,微笑的望著眼前的人,他相信任何考驗,自己都能從容應對。
「在過去的三個月裡,你一一通過了我們的考驗,你的成績在歷代繼承人中都是非常優秀的。」
「我盡力而為。」
「龐貝雷家族能有你這樣一位繼承人,我們感到非常榮幸和自豪,而現在,只剩下最後的一項測試了。」
「洗耳恭聽。」
「這個測試的時間比較長,你可以根據自己的實際情況,要求縮短或延長考核時間,這都是允許的,因為這個測試,會受到很多不確定的外力影響。」
達因悄悄翻了翻白眼,老頭永遠都是這麼囉嗦。
「咳,」長老神經質般的咳嗽了一下,「這最後一個測試,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關係到我們整個家族的存亡,希望你能認真聽好。」
「我一直在聽。」
「嗯嗯,那就好。王子殿下,您應該知道,要使得家族血統能夠延續,智慧和能力確實很重要,但並非有了這些才華就能高枕無憂了,我們龐貝雷家族的歷史上,曾經有過優秀的族長無法生育,而使家族找不到繼承人的事情。」
「我聽說過,你的意思是,叫我去找一個女人生孩子,來證明我不是那位族長那樣差勁的男人嗎?」達因調皮的笑起來,兩頰因為情緒的變化而泛出柔和的淡紅色。
「我聰明的王子殿下,恭喜您猜對了一半,你的最後一個任務確實是生育,但是同人類女子結合是一件相當容易的事,我們現在需要證明的是,您有著比常人優秀的遺傳基因。」
「你的意思是?」
長老瞇起眼笑起來,乾枯的手指輕輕推出一封信,「請您按照信上所寫的地址,找到指定的生物,在一年之內,讓他生下你的孩子。」
達因狐疑的打開信封,抽出信紙,加厚的絹製白紙上,最顯眼的地方寫著三個大字。
「動物園。」
下面還跟著幾個不太起眼的小字,達因粗略的掃了一眼,大致是具體的地點和對方的名字之類的。
他的心裡略微有些不安,雖然他沒有特別的潔癖,但是長老會的老頭們像狐狸一樣狡猾,很可能會給他安排一些匪夷所思的東西。
如果對方是小動物也就罷了,萬一是大象或者犀牛這一類的大型動物,自己豈不是接到了一個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不過年輕的王子沒有把自己的心情表現在臉上,按照禮數和長老鞠躬道別,他快速離開了這個充滿狐狸氣息的房間。
這最後的任務,一定比過去所有的都要困難,不過,他有信心獲得最終的勝利。
為了這群老狐狸,他也要拚上一口氣!
換上了平民的服裝,達因離開王宮,乘坐公共汽車來到自己的目的地。這座最近才改建過的,全城最大的動物園擁有全球幾乎所有種類的珍稀動物。
而所謂的珍稀,已不僅僅是過去濫交時代尚未到來時候的那種珍稀,在如今,無論是人類還是非人類,純種生物都已經非常稀少,只要血統純淨,就是珍貴動物。在無法保證順利繁衍後代的情況下,擁有人類血統的高智慧生物便把一部分珍稀動物人工養殖在野生保護區,而另一部分則放進動物園,供遊客參觀。
過去只有異形才是參觀的對象,如今一切卻顛倒了,達因十分懷疑,也許未來的某一天,自己的家族失去權勢,或許也會成為那些混血種族的觀賞物,被投進動物園。
如今的動物園已和過去完全不同,與其說是動物「園」,不如說「館」更來的恰當,純種動物繁殖困難,身體也越來越弱,已經無法承受露天的居住環境,因此如今的動物園,全部採取封閉式的管理環境。
動物園,正變得越來越像展覽活動物體的博物館。
長老的信件上只寫出了房間的號碼,達因並不知道這是什麼動物的養殖場所,他也不想去麻煩別人,權當作參觀,一邊走,一邊對著每一個動物館的標號。
很多年前隨處可見的普通動物,諸如狗,貓,牛羊,現在都成了珍稀動物,待在條件優良的房間裡,透過落地玻璃窗,警惕的望著參觀的遊客。
達因非常喜歡動物,尤其喜歡他們天真無邪的眼神,這種眼神,到了混血種族的身上,就會消失不見。
不知道自己所要獵食的,將會是哪種動物呢?
他沿著參觀路線一路走下去,最後停在標號為三二四的房間前,這正是信件上所寫的號碼。
而房間掛牌上的字是:熊貓館。
幾十平方米的展覽館裡,兩三隻大熊貓正懶洋洋的或躺或坐,手裡抱著竹子,慢吞吞的又啃又咬。
達因又確認了一次,房間號碼沒有錯。
自己要壓倒的對象就是熊貓?他頓時覺得眼前一片片的黑雲壓上來,像一群嗡嗡叫的蒼蠅。
「請讓一下好嗎?」嗡嗡叫的蒼蠅說起了人話,陷入暈眩的王子殿下猛然清醒過來,眼前的黑雲漸漸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張陌生的臉。
臉看起來屬於一個男人,一個年紀稍大的男人,略帶蒼白的面容毫無特色。
不知是不是過於消瘦的原因,達因總覺得他佝僂著背,像是膽怯似的。
「請讓一下好嗎?」看見面前的少年站著不動,陌生男人又重複了一遍,帶著一點小心翼翼的語氣,王子連忙閃到一邊,同時觀察這個人的樣貌。
動物園裡沒有比這個人更平凡的動物飼養員了:白布裝,灰頭巾,黑色塑膠的圍裙和套鞋,手裡還拎著一隻飼料桶。
飼養員經過了王子身邊,便不再看他,打開熊貓館的大門就走了進去,剛才還呈昏迷狀蜷縮不動的熊貓們看見飼料,立刻爭先恐後的連滾帶爬。
隔著厚厚的玻璃,達因聽不見裡面的聲音,但是看起來,飼養員的表情似乎很高興。
他好奇的把臉貼在玻璃上,望著熊貓館裡一片和諧的景象。
過了一會兒,飼養員拎著空了的飼料桶走出來,熊貓們也重新各就各位,達因見飼養員快走遠了,連忙叫住他。
「請等一下,請問……」
飼養員回過頭來,帶著一點點吃驚和無所適從的樣子。
「迷路的話,前面的拐角有指路牌。」他把偉大的王子殿下當作迷路的小孩子了。
「我沒有迷路,我只是想問一下,」達因拿出平日優秀的舉止,儘量使自己看起來優雅禮貌,「請問,您知道哪裡可以找到一個名字叫做雷霆的,人類和熊貓的混血兒?」
聽到他的話,面前的男人突然呆了一呆。
「我……和您認識嗎?」似乎是很害怕和陌生人說話,男人蒼白的面容隨著謹慎的詢問,泛起淡淡的紅暈。
「不是什麼壞事,只是談談,所以請你……什麼……你就是雷霆?!」王子殿下猛然結舌。
原來他要與之發生關係的對象,不是一隻熊貓,而是人類?
密布的黑雲轉眼間消失殆盡,到處又是一片陽光燦爛。
知道了自己未來的戀人是個普通的人,王子殿下石頭般的心臟瞬間變成了羽毛,他上下打量起雷霆。
皮膚很白,身材勻稱,雖然看起來有些不太會和人相處,不過這樣也相對的比較可靠。
這位未來的戀人雖然不是美人,卻也比熊貓不知好了多少倍,既然如此,性別上的問題,就可以忽略了。
「請問……您找我到底有什麼事呢……」望著達因思索的樣子,雷霆漸漸緊張起來,蒼白的手指緊緊絞在一起,顯得茫然而無措。
「啊……我……我是大學的學生,」略一思索,達因立刻編造出藉口,「想寫一篇關於純種熊貓生存狀態的論文,希望能夠得到您的幫助,如果能找個地方仔細談談的話就更好了。」
當然,談談的目的,最終是談到床上去,然後先這樣……再那樣……
猥褻的思緒在達因的腦海裡神遊。
「可是我還在上班。」雷霆苦惱的抓抓頭髮。
「不要緊!」王子擺手,「晚上等你下班之後,也可以。」
下班之後更好,他還能去弄些必要的藥物來。
害羞而不善和人相處的雷霆自然招架不住達因的誘騙,談談的時間最後定在晚上七點,地點是達因選擇的小店。
「關於熊貓的生存問題……」晚上雷霆到的很準時,一落座就急忙切入主題。
「不用這麼著急,」達因握住他的手,「我們先吃飯。」
雷霆的手腕比一般男性要纖細,非常容易就能按住。
「飯……」雷霆一臉為難。
「不用擔心,我請客。」達因立刻大方的一揮手。
「這怎麼好意思……」雷霆一邊說,一邊卻不由自主的拿起菜單來。
至此,智慧過人的達因已經確認雷霆很貧窮,而貧窮的男人一般都很單純,可愛,有點自卑,視錢如命。所以,如果在兩情不相悅的情況下,如果達因利用金錢的力量,雷霆很可能會心甘情願幫他生孩子。
長老這次真是挑了一個絕品。
催情的藥物已經準備好了,事不宜遲,達因裝做熱情,給雷霆倒上一杯紅酒,暗暗放進藥粉,速溶的粉末立刻完全融化。
雷霆沒有懷疑,幾口就喝了個乾淨。
酒喝的快,酒力和藥力發作的也就快,雷霆明顯是不善喝酒的人,半杯下肚,就臉紅了個透,達因心裡樂開了花,趕緊結帳,飯也不吃了,把半醉的男人扛到預先定好的旅館房間。
烈酒和藥物的雙重效力,很快讓雷霆的理智渙散,達因裹著浴巾從浴室出來的時候,看見他正躺在床上,兩手胡亂拉扯著自己的衣服。
看見戀人這麼配合,王子高興的連矜持都不要了,丟開浴巾,光溜溜的朝雷霆身上撲去。
「親愛的,我們來生孩子吧!」
「生……孩子……」雷霆無意義的重複,發出粗重的喘息,白天緊抿的彷彿要把一切都拒絕的嘴唇現在也微微張開,露出內部嫩紅的舌尖。
達因湊上去,小心的吸了一下,雷霆立刻搖晃著腦袋掙扎。
「別亂動!」王子下了命令,雙手捧住他的臉,一口咬住,用力的吮吸起來,剛才還淡無血色的薄唇,很快被吻的又紅又腫。
成果固然讓人滿足,不過結局更為重要,事情的順利讓王子心情大好,他哼著歌把半昏迷的大叔翻過去,背朝自己,不緊不慢的一路從上吻到下,再從下親到上。
沒想到自己最後的任務居然這麼簡單,只要過了今天晚上,王位就是他的了~
不過……也不一定,即使基因再怎麼變異,男人終究不是女人,也許沒辦法上一次就懷上的吧?
達因一邊想,一邊收起笑容,嚴肅的對自己點點頭,未來的路還很長,他必須做好今天行動失敗的準備。
在他發愣的時間裡,雷霆已經被藥物的效力折磨的左右搖晃,在王子的身下掙扎,企圖轉過身來。
「別急別急。」小王子按住大叔的肩膀,得意洋洋的又在他的背上親了一會,把該塗的東西塗到該塗的地方,然後一鼓作氣的上了陣。
接下來發生的事情讓他終生難忘,活了這麼多年,自以為已經無所不知的小王子終於認識到了自己的淺薄,第一次與雜交類物種有了正面接觸,並且留下了無比痛苦的回憶。
就在下體感覺阻礙的一剎那,他突然聽到一種奇特的聲音,一種他從來沒有聽到過的叫聲,低沉,綿長,帶著無窮無盡的淒涼,涼的讓他的心臟都恐懼的好像凍住一般,然後就是一陣驚天動地,地震一般。
還沒有弄明白是怎麼回事,達因就被什麼東西用力翻了過來,仰面朝天,餘光掃到一片本不該在這裡出現的顏色。
黑,白。
黑?白?
他瞬時驚訝的合不攏嘴,轉頭去看,原本應該躺著雷霆的地方已經沒有了人,取而代之的是?
他以為自己在作夢。
體型碩大的成年熊貓在床上扭動,雖然從表面上來看,他的動作很笨拙,但是他每一個動作的幅度和力量,人類都至少要做兩次才能達到相同的效果。
達因被熊貓龐大的體積嚇的魂飛魄散,翻身往床下逃,熊貓一個轉身,不偏不移的壓在他的身上。
房間裡響起一聲絕望窒息的慘叫,從小到大都凌駕於他人之上,從來只有他壓人沒有人壓他的偉大龐貝雷家族王子,今天居然被一隻變成熊貓的男人壓倒在身下!
這件事儘管聽起來非常可笑,但是動彈不得的王子卻非常的痛苦,意識不清的熊貓就像千斤頂一般,把他牢牢壓住,壓的他胸口像裂開般的疼痛,連呼吸都困難。
而他勉強存在的意識傳達出一陣陣的恐懼,這只被下了藥又喝醉的熊貓,會不會獸性大發,反過來壓倒他?
難道是上天在懲罰他下藥強暴的行為,懲罰他想上人卻反被上?
幸運的是,作用在熊貓身上的酒力或許比藥力更大,壓在王子身上之後,變成熊貓的雷霆就不再動彈,漸漸的,傳出貌似打呼嚕的聲音。
達因感動的快要流淚了,原來上天還是眷顧他的,脫離被上危機,他鬆了口氣,調整姿勢到可以呼吸的角度,試著把大熊貓推開。
這當然是不可能的,成年熊貓平均體重有三百多斤,達因雖然從小練武力氣過人,要在被壓住不能用盡全力的情況下把熊貓推開,實在是很困難的事。
熊貓睡著了,小王子不敢把他弄醒,害怕他萬一醒了又會獸性大發,只能將就著往旁邊挪動一些。
離天亮還有很久,達因在這樣的情況下沒有辦法睡覺,只能無聊的仰躺著,大約過了半小時,他突然感覺到身上的重量變輕了。
藉著窗外的月光,身上熊貓的輪廓,好像變的小了些。
王子驚訝的打開燈,動了動已經麻木的沒有知覺的腿,支起身子,像看外星人一般的看著眼前的變化。
剛才還是碩大體型的熊貓,此時像開始融化的冰雪一般,漸漸的縮小,原本黑白色的絨毛也一點點的消失,露出底下的膚色,連熊貓樣的臉,最後也像電影特技一般,變化成了原本人類的臉。
熊貓終於又變回了原來的大叔。
達因瞠目結舌,眼前的一切簡直太神奇了,變回人類的雷霆繼續呼呼大睡,達因按奈不住好奇,轉過臉盯著他直看。看著看著,他打了個哈欠,慢慢的,沉沉的閉上了眼睛。

***

醒來的時候天已經亮了,達因一睜開眼,就看見雷霆正呆呆的坐在床沿。
達因心裡怦的一跳,以為雷霆知道了自己昨天做的事,他被熊貓事件弄的昏了頭,居然忘記第二天要怎麼和他解釋!
還沒有想好措辭,雷霆就轉過頭來,看著身邊的小王子,滿臉侷促和疑惑的神情。
「我昨天……是不是做了什麼奇怪的事?」
他看起來並不是生氣,達因於是順著他的話點點頭:「你喝醉了,喝醉以後就莫名其妙的打我。」
事實明明是小王子自己莫名其妙的要上大叔,不過,既然他取得了先機,乾脆倒打一耙,先化解自己的危機再說。
聽到達因的話,雷霆的臉色更難看了,他追問:「我還做了什麼?」
「你……變成了熊貓……」
聽到達因的話,雷霆發出一聲痛苦的呻吟,抱住頭,亂抓自己的頭髮,讓達因突然覺得很愧疚。
「我……沒受傷……就是你變成熊貓以後實在太重,沒辦法搬動,才到這裡……來……」達因這時真是佩服自己昨天穿上了衣服,否則雷霆醒來看見自己和對方都是光溜溜的,怎麼可能相信他的話?
「不管怎麼說,實在是對不起……」雷霆說著狼狽的跳下床去,因為自己的衣服在變成熊貓的時候給完全撐破了,只能套上旅館的睡袍。
「如果你願意的話……我的事,慢慢和你解釋行嗎?」雷霆一邊說,一邊膽怯般的背對著達因,縮起肩膀。
達因點了點頭。
「我是人類和熊貓的混血後代,平時是人的模樣,感覺到疼痛或者受傷的時候就會不由自己意志的變成熊貓,等到一定的時候又會變回人,就是這樣……」
瘦弱的男人像個犯了錯的孩子似的,坐在椅子上,低頭弱弱的解釋,放在膝蓋上的雙手因為緊張而緊緊握成一團。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