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278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另一種人生11

第一章

窮山惡水這類形容詞,果然是專門用來形容幕特附近的環境。
我們一離開地道,雖然說為了布置陷阱一路上行走的速度慢了許多,但是其實就算我們沒多花時間在布置陷阱上,恐怕速度也快不了多少。
地道出來後的世界是白茫茫一片,必須用力瞇著眼睛才能夠看清楚原來我們正走在一條類似棧道的小路上,積雪頗深的小道一邊是懸崖,一邊是山壁,沒有任何的柵欄跟欄杆可以保護行走時的安全。
尤其在我們走沒多遠後,跟在文後方的傑瑞特突然腳一個踩空,如果不是飛藏的反應夠快趕緊伸手把人抓住,差點直接掉下萬丈深淵的崖底,每走幾步路,我們就必須想辦法將前方路面的積雪清空,看看白雪下面究竟是道路或岩石,還是木頭搭成的懸空棧道,又或是在已經腐爛的木頭上結霜的可怕天然陷阱。
因此我們的速度根本就快不了,怪不得當初找到幕特的一行永世罪者,會犧牲那麼多的人在找尋新國度的半路上,若非我們身上擁有可以裝載大量食物跟生活用品的空間道具的話,在這樣的氣候下前進,絕對也會失敗在半途中。
「我們必須要加快速度,這樣下去會被敵人給追上。」
修回頭看著我們來時的路,儘管視線矇矓,還是依稀可以瞧見我們剛剛從地道出來的地方,大約兩百公尺多的道路,我們已經花了半個小時在這裡,如果繼續這樣下去,恐怕不需要多久的時間,就可以親眼看見獸人跟可多雅是不是有中了我們安排的陷阱。
「那麼你想我們該怎麼辦?」
文領在前頭,精靈的體重輕,因此踩在雪地上並不像修他們那樣會完全陷入雪堆裡,他一腳踩上去,雪堆不過才到他腳踝位置而已,其實換成我上去踏也是差不多的結果,只是文的平衡感極佳,他可以在這樣狹窄的小道上被風狂吹卻依然穩穩站在原地,我卻沒辦法,儘管我也很想一個人像文那樣藉著比一般人輕的體重快速前進,但如果真的讓里昂放開我的手不幫我擋風的話,等一下就馬上看見一個人形風箏往山崖下飛去。
「用魔法。」修毫不猶豫決斷的回答。
「如果現在用了魔法,一旦魔力耗竭,到時候遇上敵人,我們恐怕只能夠……」
後面的話文沒說出口,但是我們都知道是什麼意思,我們跟獸人之間的戰鬥可以盡量維持勢均力敵的局面,依靠的就是比獸人強大的魔法,一旦失去這一份憑藉,光靠物理攻擊想要抵抗獸人,幾乎是不可能的任務,在這樣的地方又不好使用武器,連可以隨心所欲變化形狀的能量劍也很容易在一個不小心中傷到自己人,在這樣的小道上,沒了魔法就是誰的蠻力大誰就勝出的局面。
「總比馬上就跟敵人相遇好,而且我們利用魔法拉長距離,不動到這一條小道任何原本該有的模樣,到時候就換成敵人必須應付這一切,這等於是在用天然的陷阱為我們多爭取一些時間。」
修指著這一條三不五時一不小心就會踩空的小徑,我們為了這個天然的陷阱浪費不少時間,相對的如果留給敵人,他們應該也會同樣感到困擾,或許能夠以此贏來一段恢復魔力的休息時間,最好是敵人就這樣陷落在這天然的陷阱裡,永遠都無法追上我們。
飛行器被拿走後這的確是目前最好的方法,我們自己布置的陷阱,還不如大自然布置的陷阱要來的更令人無法防備。
「我們也可以幫忙嗎?」
龍顏突然開口出聲,一邊的龍凱等人看著她,臉上的表情五味雜陳,似乎已經料到她想要說什麼,隱隱約約間,我也可以明白她的想法,從一開始到現在的路程裡,我想這些小龍們已經漸漸開始的真正體悟到,如果將來能夠成為盟友一起並肩作戰,那麼身為伙伴的意義究竟是什麼。
「你們?」
修不會擅自開口要求,我想他跟我的想法是一樣的,在還不是盟友時,他希望所謂的幫助,必須是由對方嘴裡自行提出的才有意義。
「我們可以變成龍型帶你們先走一段路,只是我們的龍型不像長老那樣龐大,力量也比較薄弱,一般山間飛行沒有問題,但是一旦遇到罡風,非但顧不了你們而已,恐怕我們最為薄弱的龍翼也會因此受傷,但只要在罡風不是那麼強烈的區域,我想我們都可以帶著你們前進,節省魔力。」
龍顏的提議,我們這一方自然都贊同,這是目前在這寒冷只看得見白茫茫的山區裡前進最好方式,不過龍顏的提議,還必須要有其他龍族的贊同。
於是我們看向其他的龍族孩子,比較老成的龍玄先點了點頭,他原本就不是那種非要聽龍舞吩咐行動的人,這幾個龍族的孩子說起來並沒有什麼派系之分,但硬要分別的話,龍玄跟龍顏等個性溫和的龍族比較像是一組人馬,而龍凱跟幾個龍舞的擁護者又是另外一個聲音。
後來我才知道,這樣的分別起因在於龍舞和龍慧、龍笑三者是龍族年輕一代中,均屬於偶像級人物有關,他們分別教育年輕的龍族一些成年前的課程,搭配自身的魅力、豐富的學識或是高強的武力,令這些新生龍族打從心裡的仰望與崇拜。
這時的我儘管不曉得這一點小小的「背景要素」,透過在平常對話的內容,大概也可以感覺的到,因此一雙眼睛不由得看向龍凱,只要這個火爆小子沒有意見的話,那麼這一個計畫的可能性幾乎是可以百分之百實現。
迎向我們的視線,龍凱只有稍微猶豫了一下,他的雙眼凝視著龍顏他們,發現他們眼中的堅定後,慢慢的出現妥協,即使我們都清楚他並不完全贊同這一個決定,但龍族的團結展現在此刻,就算心裡並不如表面上的心甘情願,不過一旦同伴決定了,那他就會為同伴的決定護航。
因此,他火紅的腦袋也點了點頭,我看修的雙眼微微的閃過一絲光芒,看來這一切似乎也在他的預料之中,之前的默不作聲八成也是一種策略,一個影響現在、甚至是會影響許久以後這些新一代龍族觀念的小小策略,就像是蝴蝶效應一樣,不要小看那微乎其微的一個搧動,那足以成就一篇如同史詩一樣的故事。
「如果大家都同意的話,我想請你們選擇暫時的騎士伙伴。」
龍族的自尊與高傲,只允許他們認同的人爬上他們的背脊,因此修不會因為得到龍族的同意,就妄自想要安排所有龍族的行動。
龍顏輕輕地笑了一下,抓住傑瑞特的手,嬌小的身體掛在他高大的身上,一雙豎瞳笑得瞇起眼睛來。
我們都知道她對傑瑞特有著奇異的好感,因此一點也不意外。真正讓我們意外的是第二個選好坐上自己背脊者的龍族竟然會是龍凱,他看了修一眼,不用更多的舉動就足以令人明白他的決定。
而龍玄接在後面選擇了里昂,我則因為體重輕又沒有足夠的握力可以抓住龍族的背脊,因此成為龍玄背上其中之一的乘客。
很快的,所有的龍族都選好了自己暫時的騎士,除了幾個剛要成年龍族孩子體型依然不適合背負人類飛行之外,其他已經成年的龍族都可以背上一個到兩個人類,龍凱只比龍舞略小一點的原型,在他以人形的姿態跳下懸崖的一瞬間從山崖邊緣衝飛而出,巨大的肉翼在空中搧動,要不是里昂的手牢牢抓住我將兩人固定再山崖邊的話,我絕對會在肉翼搧動的第一下狂風中給搧飛到不曉得那一座山去。
修跳上龍凱的背脊,龍凱龐大的龍型稍微往前移動了一些,接著龍顏也化身成龍型,冰藍色的體型比龍凱小上許多,這是冰龍一族的特徵,嬌小但是外表皮膚卻比火龍還要堅硬數倍。只能說嬌小這一詞僅是針對龍族間的既定印象,但要擔任傑瑞特這種健壯的人類的龍,卻已經是綽綽有餘,很快地所有人就已經完成搭乘的動作,領頭的龍凱朝天際一個龍嘯,震耳欲聾的嘯聲立刻傳響在整個白茫茫的山脈間,大量的白雪甚至因此從山頂崩毀,造成另一場驚人的山崩,還將我們剛剛出來的地方給掩埋住,讓追擊的敵人想要出來,恐怕要跟千斤重的白雪先奮鬥。
龍凱龐大的眼睛露出嘲諷的意味,就像是在告訴我們直這些人類龍族的崇高,和我們有多麼渺小,就算他不過是剛成年的龍,一個小小的動作,就可以讓萬物沒有抵抗的能力。
「你想我如果在半夜休息時間趁他不注意的時候戳他眼睛,不曉得會有什麼樣的下場?」
我坐在里昂的身前,面對面,強烈的風吹在我的背上,原本以為已經夠大的聲量,卻連我自己都聽不清楚,不過里昂笑了起來,很顯然的是聽見了我的問句。
「龍族就算化成人形,那雙眼睛也不是你想戳就能戳得動的,龍族的眼睛比你全身上下的任何一根骨頭加起來都還要硬。」
好像是這樣,我想起了鍊金術跟鍛造術裡,龍的眼睛一直都是珍貴的上等材料,除了可以增加魔法的凝聚力之外,還可以讓道具變得更加堅固不容易損壞,要用我的手指去戳這樣的眼睛,的確是有點困難。
「那我用一般的錘子敲敲看,最好是可以把他給敲得眼睛跟他的皮膚一樣的紅。」
那是什麼鄙視人的眼光,龍族就了不起啊!要是在星際裡,一艘戰艦聚光砲隨便一擊轟出去,絕對讓你連骨頭都不剩。
我鼻子剛哼出聲音,轉頭想要回瞪龍凱,沒想到龍玄的頭正轉過來看了我一眼,一雙黑色的眼睛微微帶著笑意,好像把我說的話全一字不漏的聽進耳裡,偏偏又一點也不介意我意圖攻擊他同伴的事實。
都忘記龍族的耳朵跟精靈有的比,這麼大的風聲且逆風的狀況下,他竟然可以聽見我跟里昂說的話,不曉得更遠的龍凱有沒有聽見。
「放心,龍族的耳朵也只能聽見龍背上騎士的聲音而已,過去的龍騎士就是依靠龍族優秀的聽力來配合作戰,但是如果像龍凱離我們這麼遠的距離,恐怕以你的力氣,就算大聲喊他也聽不見半個字。」
龍玄點點頭,認同了里昂的話,眼中的笑意一直保持著,變回原型的龍族並不是不能說話,只是就像剛剛龍凱的那一聲龍嘯一樣,如此龐大的一隻龍,就算只是小小的一個噴嚏,也能震垮一座雪山,因此龍型的龍族是沒有講悄悄話的權力,他只能用眼神跟我示意,如果我真的想這麼幹,拿東西打龍凱的眼睛,請記得找他當伙伴。
我笑了起來。「如果我要行動,絕對不會忘了你。」
龍玄嘴巴微微勾起,眼睛笑瞇了起來,看來我的確是猜中了他剛剛想要表達的意思,突然發現龍族的眼睛,要表達什麼意思,好像比人類還要簡單……還是因為他們的心地直接單純,所以容易猜測?
「到了,準備降落了。」
里昂拍拍我的肩膀,讓我看著前方的景色,其實在我眼中依然是白茫茫的一片,只能隱隱約約地瞧見白色大地下,有那麼一條黑色的線在其中,雖然我不曉得那條線是一條道路還是一塊平地,但是里昂既然這麼說了,他的視力現在跟我比起來可好上不只一倍,肯定是看清楚了那會是一個降落的好地方。
只是,那個位置只是山腰而已,龍凱他們翻不過這一座山,降落在這山腰上,代表著接下來將會是一段相當辛苦的路程,我們必須靠自己的力量來翻山越嶺了。

***

阿沙多加心裡越想越不對,她總覺得自己好像在無意間錯過了什麼,自從有一部份的靈魂被霍克給拘禁之後,腦袋似乎就遲鈍了不少,而且不容易集中精神,常常會錯過一些過去明明會注意到的事情,如果是不重要的小事她還不在意,偏偏有些事情不是可以輕易忽視的。
「哥哥,我是不是錯過了什麼很重要的事情?」
想了半天得不到答案,那麼最快的方式乾脆就直接去問在這一個國度裡,對裡裡外外所有事情幾乎是無所不曉的哥哥,乾脆直接從他口中獲得答案,也免得她自己一個人獨自想半天浪費時間卻還得不到解答。
阿露天抬起頭,疑惑的看著她,剛剛他滿腦子都在忙碌著該怎麼樣重新策劃將來的目標,畢竟有了修的介入,或許可以更容易的達到他原先的目標,這對他來說是相當值得振奮的一件事情,多少年來這一直都是他們這些無辜的「永罪者」心中最大的期望,當他接下父親手中的擔子時,他甚至有一輩子都無法達成,必須將使命傳遞給自己孩子繼續擔當下去的覺悟,現在卻讓他看見了希望就在眼前,他怎麼能不興奮雀躍?
在這樣的心情之下,自然而然地,他稍微忽略了自己妹妹的心思,要不然平常他一看見阿沙多加臉上的表情變化,就可以察覺到不對勁的地方,甚至不需要阿沙多加開口。
所以現在阿沙多加一開口,他從文件中抬起的臉是充滿疑惑的表情,這對阿沙多加來說可以算是難得的經驗,她很少有機會可以看見自己哥哥這個模樣。
「我剛剛問,我是不是忽略了什麼很重要的事情?有什麼事情是我該知道卻不知道的?」於是,她只好把自己的疑問再問一次。
阿露天看著她,一時之間他也沒辦法想到她要知道的究竟是什麼,畢竟他不是妹妹肚子裡的蛔蟲,哪有可能問她什麼事情就都可一一回答,況且這一次阿沙多加問得有點不明不白。
「有關於龍族?」
阿沙多加搖搖頭。「這個我剛剛就知道了,你在我回來的時候有大概跟我提到,雖然不是非常的詳細,不過我知道我心裡覺得忽略的事物絕對跟這個無關。」
「那……有關於我跟修‧亞倫提特之間的交易?」
阿沙多加繼續搖搖頭,她還是沒有被點重要點的感覺,這些問題都很重要沒錯,但卻都不是她忽略掉的事情。
「還是跟可多雅提出的龍族血液……」
「不是!」這一次阿露天還沒說完就被她給打斷,她心裡面就是有一個聲音在告訴自己這些都不是自己覺得不對勁的地方。
「進入城裡的那些獸人?」
阿露天不但是一個有耐心的君王,同時也是一個有耐心的哥哥,他從來不認為自己的聰明才智比誰高,也不覺得自己在氣勢能力上比誰好,如果讓認識他的人來評論,阿露天最大的優點絕對是在於無與倫比的耐心跟好脾氣。
「不是!都不是!」
要不是因為出身良好、從小管教嚴格導致一舉一動都習慣性的守禮並充滿氣質的話,這一刻阿沙多加絕對是抓著自己的頭髮不耐煩的大叫出聲,那種明明答案就在腦子裡卻怎麼找都找不到,感覺糟透了。
「不是的話就慢慢想,別急,我想妳一定可以想到的,只是我恐怕暫時幫不上什麼忙,因為我知道的就這些,好像也沒什麼其他重要的事情可以提醒妳了。」如果不是他剛剛說的那些事,那他就不覺得有一定要知道的必要,在目前,這幾件事絕對是要放在最前面考量的。
阿沙多加忍住尖叫的衝動,用力的深吸一口氣之後嘆息。
看來一時之間她恐怕很難找到答案,不過她知道,這件事情固然重要,卻還不足以影響整個幕特,甚至可能連影響黑都都不至於,偏偏她就是覺得跟自己有關,想要得到答案卻只能忍耐的感覺一點都不好。
「算了,說不定等一下我自己就會想起來……哥哥覺得哪一邊會得勝?」
講得勝這兩個字頗奇怪,不過她一時之間也找不到更好的形容方式,這時候她就會又恨起霍克囚禁了她的部分靈魂,讓她連想要完整的表達自己的意思都出現了障礙。
「我不知道,我不是無所不知的智者,但是如果可以,我希望亞倫提特這一方可以順利回到奇斯,畢竟不管從哪一個角度上來看,這一條路都是我們達成目標最和緩而且迅速的方式,可多雅想要用龍血解救所有人的計畫,實在是太渺茫,有九成九的機會解藥還沒鍊出,就先被充滿怒火的龍族給滅口。」
阿沙多加聽著阿露天這麼說,心裡其實很複雜,既是高興可以出現如此好的一個機會,又難過幫哥哥達成願望的人不是自己……要知道,這麼多年的時間以來,她一直都是希望自己會是那一個在哥哥完成目標的那一刻,對他幫助最大的人……
「不管哥哥你怎麼決定,我都支持你,如果有需要我幫忙的地方,請一定要告訴我。」
不管如何,或許幫助最大的人已經無法是自己,但如果能達成哥哥的希望,其實是誰都不是那麼的重要了。
「我會的。」
阿露天看著阿沙多加,微微的笑了起來,在這漫長沉重的路途裡,阿沙多加對他的支持,一直以來都是他最大的動力之一,也許她還不曉得,可是不管阿沙多加有沒有為自己做什麼,單是在心靈層面,她已經給予他最大幫助的那一個人,有一天當他達成希望時,他絕對會在第一刻告訴她,她是多麼的重要。
兄妹兩人互看一眼,看見彼此眼睛濃濃屬於最親密家人才能擁有的情感,不約而同的笑了起來,在這樣惡劣的環境裡,身上背負著這些沉重的罪痕,能安慰自己的是……他們依然擁有最真摯的情感不曾失去,所以他們絕對不是最不幸的人,上天並未真正的將他們遺忘。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